為什麼我們要「仿製」?

  自本刊上期報導了台中瑞豐音響工業社「仿製」THRESHOLD STASIS 2的超級擴大機極為成功之後,引起了國內音響業界極大的震撼。尤其是少數幾家以進口「Pro級」產品為主的代理商,更不斷地對本刊之鼓勵「仿製」而提出抗議。

  就商業行為而言,「仿製」確實是不應該的,可是實際上「仿製」一詞涵義上的不明確,卻極容易使人產生不必要的誤解。

  本刊自創刊迄今,將歷六年,凡六十有八期,不知刊載了多少以「仿製」為題的文章,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當屬ESS前後級的仿製,幾歷數年之久而不衰。可是此類文章,雖題為「仿製」,細查之不過是外國人"Modifying the Marantz 7C"(有時譯為改裝,但看是否就原廠機內Modifying而定)"Modifyed Tiger Amps"或如"Build A MOSFET Citation 12"一類的文章。尤其典型的,乃如後者,它是參照著Citation 12的那樣的架構,而改以MOS/FET為元件,重新再造。沒有一點點「仿造」的影子。

  今天我們所深惡痛絕的「仿製」行為,其實有兩層不同的但更為確切的定義,一個是Copy的問題,譯為照抄或翻製,最典型的例子如台灣的TV GAME百分之九十都是Copy出來的,Copy所需的時間非常短,據TV GAME業者自稱,只要日本一上市,在我們這兒,三天,頂多一個星期,翻版製品就大量出現了。Copy的主要要求是外觀未必要求一樣,但功能則完全保留;而與此相反的另一種「仿製」行為,則為仿冒外觀或商標,如屬仿冒外觀,務使之維妙維肖,使人誤以為真,而仿冒商標則不管外觀如何,擅掛別人商標。凡此「仿製」行為,均侵害了別人的Copyright或商標權,讀者或國產廠商當嗤之以鼻,不以為範。

  音響製品的特性,真正說來,除去仿冒外觀或商標外,實在不是一種非常適宜Copy的產品。就以過去我們的經驗而言,我們「仿」ESS的前級,並將之Modified數次,然後宣稱任何人都可以Copy它,甚至於我們還願意提供底片。此後,市面上果然有不下十數種Copy線路板出現,但完全Copy的絕少,大多都經過Modified,而儘管都Modified了,到最後,仍只「音技牌」一枝獨秀。

  這個事實說明了什麼呢?就是音響器材的功能及其品質介定的問題,一Copy必然走了樣。既然一Copy就走了樣,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仿」呢?

  就「仿製」類的文章而言主要為的是「好玩嘛!」或「試試看嘛!」,其中了無我一定非做得一樣不可的心理(不是自找苦吃,撞石頭嗎?)。然而在國產業者的心情上,卻是不一樣的,這種心情,可以拿瑞豐音響的USHER R-2做為極典型的範例。

  為什麼要做得一模一樣?因為你說我們不能做得跟他一樣好。做得不一樣,也可以一樣好或更好呀!但是如果他做的是圓角斜邊,而我做的直角直邊,大多數的人都會說:唉!你還是做得沒有他們好。

  所以USHER一開始確實是抱著「跟他完全一樣」的心情出發的,但那個時候,只想到做,而沒有想到賣。正因為想到要做得跟他完全一樣,所以照買標記為"Class A6"的功率晶體,後來發現所謂"Class A6"原來就是Motorola的2N5876,真是笑話一場,然後他們把所有的"Class A6""Class A8"全拆下來量一量,其所謂配對的情形,竟然大異於其宣稱。這下子,還仿什麼呢?我用價格高一倍的15003/15004不是更安全一些嗎?

  正因為不斷有這樣的發現,於是便不斷地加以Modifying,凡此問題,讀者若有興趣,大可以找到阿水本人,他會極願意為你津津樂道一個下午的。

  至於外觀的問題,我們說過,那只不過是為了徵求「認定」的問題,也就是以「我能做得完全跟他一樣!」作為出發,然後再求社會大眾肯定「我能比他好!」的事實。

  到今天為止,USHER是否真的已較THRESHOLD好了呢?這不是一個隨便可以置評的問題,所以我們只好透過所有USHER的用者對它的評鑑,平實地加以報導而已。

  所有關心國產音響製造業的人士,我們相信都不必過分擔心USHER將會帶來仿冒之風,因為你愈來將愈發現USHER之不同於THRESHOLD之處。它將在面板加上「雅瑟」的中文商標。這是國產的洋機器──包括大同電音、福利音響所不敢為的事(白馬四聲道除外),但阿水勇敢地做了,並且決心掛著這個中文商標外銷去。

  這,難道還不值得我們發揚光大嗎?

  至於為何取名USHER,告訴你一個秘密:那是「阿水」的洋讀音。就這種取名方式,我們也覺得比好多人取個什麼James蔡,要高明多了,你認為呢?

轉載音響技術第69期SEP. 1981 技術人說話/為什麼我們要「仿製」?/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