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68-001.jpg

我們一向很少做專訪,也不太喜歡弄個什麼座談會。這是我們這一夥編輯群的特性──總是默默地幹,而不太推銷自己。

但不推銷自己可以,推銷中國人的自尊卻是我們的責任。所以我們很勇於「訪」了,更勇於把訪的結果寫了出來。

本來題名想用「阿水訪問記」的,但那似乎會變得很「土」,所以我們用「USHER訪問記」,儘管USHER就是阿水,阿水造USHER,USHER是阿水造的,阿水=USHER

看完本文,希望你做兩件事:把你的感想告訴我們;把阿水精神發揚光大。

──編 者──

  瑞豐音響工業社最近仿製了Threshold的功率擴大機,這本來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是該社實在是做得太像了,連「Pro」級的燒友們都非常重視,對國產音響來說這是很新鮮的事,也激起了我們深入瞭解的興趣,因而促成了這次專訪。

  六月十六日上午,編輯部三位同仁驅車前往台中,在蔡連水先生的陪同下,造訪了多位先生,其中在林德昌先生家裡,分別對產者、銷者和用者作了簡短的訪問,他們的意見有不少是值得相關業者們深思的,接受訪問的四位先生是:

  蔡連水先生,瑞豐音響工業社負責人,熟悉他的朋友都叫他「阿水」,他有時每天工作十六小時以上,為的是要替國產音響爭一口氣。

  蔡承惠先生,榮山音響唱片行負責人之一,提起「阿惠」,台中音響界人人都曉得,他這次經銷阿水的機器,竟使得他自己進口的Threshold發生滯銷現象。

  林正義先生,台中澄清醫院副院長,他用過的昂貴器材不計其數,使用了阿水的機器後,很希望他的日本友人也能來台聆賞一番。

  林德昌先生,他是一位老師,敎英文和音樂,在言談中,發現他是一位酷愛音樂的樂迷。

  訪問在輕鬆而誠懇的氣氛下進行,下面是對話的主要內容,水、惠、義、昌分別代表他們四人,AT則代表本刊的編輯。

AT68-002.jpg

  AT:請問蔡先生,你為什麼要生產Reference 2(以下簡稱R-2),有什麼特別的動機嗎?

  :我在唸高中時即對音響發生濃厚興趣,那時對原裝音響非常羨慕,有一次一位朋友送來了一部原裝音響要我幫他修理,我發現那部音響裝得很工整,而當時國產的音響在配線方面就差了很多,但是我覺得國產音響要做到那種程度應該是毫不困難才對,從此就對生產高級音響發生了興趣,因為我覺得我們也可以做得一樣好。

  我經營音響是從便宜的學生套件著手的,然後再慢慢求進步。對Threshold發生興趣是在榮山音響看到了4000型和400型之後,覺得這兩部機器很不錯,無論在線路和各方面都值得我們去研究和學習,所以在一年多前,就已經著手擬訂生產的計畫。我之所以挑中Threshold來仿製,並不是為了要賺錢,而是要讓大家有一個比較的機會,因為國人對國產音響都沒有信心,如果我今天生產一種全新的產品,即使它非常好,可能也沒人相信,所以唯一的辦法是找一部公認的好機器來仿製,先取得大家的信賴,才能建立起國人的信心。

  以往國內也常出現模仿名機的產品,但大多數都不完整,落得給人批評的機會──台灣的技術不行,所以不能做得一樣。其實這種想法不太正確,我們一樣能做出世界一流的東西,只是我們要不要做,有沒有要求到那種程度而已,所以我這次下定決心,讓別人沒有話說,全部開新的模子,買甚至比原廠更好的零件,一旦我們生產出比美世界一流的產品,那麼中、低級的產品自然能獲得大家的信任,我做R-2的主要目的在此。

AT68-003.jpg

  :我覺得產品不應以中、低級來形容,因為在不同的場合有不同的需要。不能因為他功率小、便宜就說它是低級品,主要是看它用的零件和技術,只要這兩者好,就是高級品。

  AT:在過去幾年,瑞豐的產品,均偏重於廉價而普及化,這次你生產R-2,投下的資金、技術和人力都很龐大,你如何有信心能得到好的品質和受市場的歡迎?

  :使我有信心的第一個原因是我常到林副院長那裡聽音樂,利用機會訓練自己的耳朵,他那裏經常有很多非常貴的機器和新的資料;另外,許多日本的專家,也常來拜訪林副院長,他們的意見,也很值得參考。第二個原因,是我有足夠的儀器,我的作法,是以儀器來做基礎、作規範,所以我在儀器方面的投資可能比別人要多一點。

  AT:能不能說明一下,你現在擁有哪些儀器?在這方面投資了多少?

  :我現在有B&K喇叭測試儀器一套,LEADER的兩套,其中一套是舊的。另外還有Gauss計,各種示波器、失真儀等基本儀器都有,HP的頻譜分析儀也在購備中,RF的儀器也有,但目前用不到,這些儀器價值約兩百多萬,生產用的小儀器還未算在內。

  AT:聽說你常買原裝喇叭拆解研究,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花這麼多錢,值得嗎?

  :既然是名廠喇叭,那麼一定有一些特點值得我們去研究和學習,也可印證一下它是不是真的和廣告上所說的那麼好,其實有很多喇叭這根本就是兩回事。拆過的喇叭之中,大多數我都能做,但是存在著一些問題:我做出來了,大家能不能接受?我的投資是否能回收?至於買喇叭拆值不值得的問題,我覺得一只好的喇叭是他們工廠的工程師們花費了很多心血才生產出來的,一個內行人如果拆開一對喇叭,就可以看出這對喇叭的重點在哪裡?它用到了麼樣的特殊技術?這簡直比到那家公司去參觀還好。花幾萬元買一對喇叭來拆看起來很浪費,但我完全不那麼認為,因為由拆喇叭所得到的知識和技術,比起買喇叭的價錢,實在是太便宜了。

AT68-004.jpg

  AT:目前市上普遍不太景氣,這點對你主持的瑞豐音響工業社並不構成威脅,請問你認為在不景氣的時候,要如何圖存?如何使消費者仍有一股旺盛的購買慾望?

  :公司的信用和產品品質很重要,有很多企業在不景氣時生意仍做的比其他企業景氣時還好,像台中的家樂耳機和台南的達琳唱盤,內銷也許稍差,但外銷卻不受影響。信裕公司的周先生從日本回來跟我說:LEADER的生意很好,工廠每天都要加班,而NATIONAL每星期也要加班三天以上。本地有許多行業不景氣,是因為大家都只會喊口號:品質是工廠的生命,但大家都不重視它,因此工廠就缺乏了生命力,生命力就是要靠品質的要求和建立信譽,許多公司不重視它,而流於價格的競爭,價格一低,利潤就少,缺乏開發能力,生命力變得很脆弱,如此惡性循環就危險了。

  AT:請問蔡承惠先生,在你銷售R-2之前,是否有過迫切的希望,能夠銷售國產品質比較好的產品?

  :我從事音響這行,是因為我個人的興趣,由於我自己也很喜歡聽,所以對器材的搭配和適用性比較考究。依我販賣Threshold的經驗,覺得Threshold確是一部很好的機器,它唯一的缺點就是比較貴,所以在聽說阿水要生產STASIS的仿真品時,我也很贊成,因為我對他有信心,他實在是很有研究的精神,每一次到我店裡,如有發現什麼新機器,一定會借用我那裡的工具拆開來,看看人家用什麼線路,用什麼零件。另外我知道瑞豐的儀器很足,如果用心去做,應該是可以做得很好,雖然自己在賣Threshold,但也同時期待著阿水的機器。

  AT:R-2推出來後,你當然是希望能賣出去,那麼你在銷售時覺得很困難呢?還是很自然的就賣出去了?

  :最初的確很困難,因為客人們都只用原裝機器,對國產品是不屑一顧的,這固然導因於對國產品的不信任,有部分人完全依賴產品價格來衡量品質也是原因之一。

  我賣音響抱著一個宗旨,就是不僅是販賣器材而已,同時也希望和買我們機器的人,都能把買回去的機器性能充分發揮。由於我們關心國產音響的朋友如林老師等,在試聽過後都立即購買,由於口碑不錯,最近也開始有人指定要買R-2了。

  AT:請問林副院長,你在國內音響界算是知名人物之一,你原來是用Threshold 4000型擴大機,現在你改用阿水的機器,有什麼原因嗎?

  :主要的原因,音樂是要用聽的,不是要看的、或比價錢,東西雖然是仿造的,但是如果聽起來比原機好的話,我們還是要接受它。阿水最後幾次拿原機到我這裡來做A-B比較,有布蓋起來聽,也是覺得阿水的機器比較好,我是真正在聽音樂的,並不是比機器貴賤,這就是我用阿水機器的理由。

AT68-005.jpg

  AT:你在使用阿水機器之前是否用過國產的音響?你對國產音響有什麼印象?

  :以前沒有用過,因為完全沒有信心,我並不是說便宜的東西就不好,而是音色的確不好,我過去到處去聽國產的機器聲音都不行。我認為這次國產的音響可說是頭一次勝過外來貨,阿水的功不可沒,以後世界上如果出現有比STASIS更好的機器,我要去買它,再貴也要買,並且給阿水拿去試驗,那樣國內才會有進步。

  AT:阿水,R-2所用的功率晶體和STASIS所用的不同,你為什麼使用不一樣的晶體?

  :有兩個原因,一是提高安全係數,因為國產品給人的印象不好,我這次做一定不能有缺點,雖然用2N5878/5876成本可以降低,但我還是選用了高耐壓、高集流的15003/15004,這些晶體的特性可以在Motorola的目錄中找到,都是高級的Linear晶體,有人以為15003/15004是開關晶體,那是很大的誤會。

  另一個原因,是我從副院長好友金田先生那裡學來的,金田設計的線路很普通,但零件卻非常考究,就是電線和螺絲都不放過,我生產R-2所抱持的態度,非常接近於金田,因此鎖功率晶體的螺絲,都特別開模用純銅去做,而原廠是用鐵質的,另外我還加大電源容量,以便降低內阻。

AT68-006.jpg

  AT:有些人認為音響是奢侈的東西,你的機器雖比原裝便宜,但仍要四萬多塊錢一部,還是給人奢侈的感覺,你是否有計畫生產廉價而具高水準品質的產品?

  :R-2的成本相當高,那是因為要做到這個等級,投資很大,所以無法便宜,廉價而同樣好的機型已經著手進行,R-3就比R-2便宜許多,另外也有用相同線路而售價才一萬多塊的機器,比較合一般人使用。

  :我覺得阿水的機器已經是很便宜了,我想他做這部機器根本不是要賺錢,因為扣掉各種費用,有多少可賺呢?對要求很高的人來講,實在是不貴。

  :我對Threshold的價格比較清楚,因自己也辦了一批進口,STASIS 2在美國的售價合台幣九萬多塊錢。

  :九萬多塊包含了稅金嗎?

  :沒有,這是在美國市場上賣的價錢,如果以這個價錢和R-2比的話,R-2仍比STASIS 2便宜一半以上。

  AT:阿惠,如果說今天阿水做了一部機器,不是仿外國的,但也同樣精緻、好聽,價錢也是這麼高,你會賣他的東西嗎?

  :這很難說,如果我完全不認識阿水,我當然沒有信心,而我認識阿水有三、四年了,在這段時間,他在工廠裡研究、測試,時常邀我去看,所以我才對阿水的機器有信心。

  AT:如果有一個小廠,他也做出一種產品,並聲稱做得比阿水好,而價格更低,你的感覺也是如此,你會賣他的東西嗎?

  :這個我會考慮,但我必須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觀察和試聽後才能做決定。在此之前,我也賣過笙隆的東西,但因價格屬普及品範圍,所以無法和阿水比較,後來笙隆推出X系列,我想銷售的時候,由於產量不多,所以一直沒接洽到手。

AT68-007.jpg

  :像這部機器賣這個價錢,必須要大量生產才合適吧?

  :這不是屬於能大量生產的機型,因為使用的材料、人力和裝置步驟都很多,如果把我投下的資金和利息都算進去的話,絕對是回收不了的,我生產R-2,完全是為了建立信譽,而不是為了賺錢。

  以後USHER將專門作為高級產品的商標,Marshal則偏重於普及品,我的產品要分這兩個系統來推廣。

  AT:下面我們想請教林老師,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好嗎?

  :我叫林德昌,從小就喜歡音樂,即使我在結婚的時候,最需要的不是電視,而是一套音響,那時買了一套伍千多元的,就非常滿足了。後來隨著時代和薪水袋的進步,音響也就逐漸改進。我對音響的發展一直非常關心,尤其是為這裡音響的高價感到不平,因為在日本、美國,可以用很少的價錢買到很好的東西,而在本地,國外價格不很高的東西,卻往往要花兩倍以上的錢才能買到,像我用的Infinity 4.5,是我狠心標了幾個會才買下來的。

  我真希望本地的朋友能不受稅金等的約束,而能以很少的錢,買到很好的音響,所以我十分希望我們的音響廠家能力爭上游,生產夠水準的東西,讓喜歡音樂的人都能享福。

  AT:你現在是用R-2來做電子分音,當然你用R-2沒有很久,是否能描述一下你用R-2後的感覺?這也許有些主觀。

  :不能說是主觀,因為有很多朋友都在我這裡聽過,他們都是經常聽音樂會的,其中有的是鋼琴教授,有的在音樂科系任教,他們的意見都相當一致。用R-2的確是不錯,中高音方面和真空管的音色很類似,有真空管音色的優點而沒有其缺點,我認為真空管的音色是非常接近音樂,但總覺得在演奏者和聆聽者之間好像隔了一層薄紗,有一種隔閡的感覺,特別像我現在用的Infinity喇叭,很有深度感,有時連演奏者呼吸和把琴的聲音都聽到,當然用真空管機也是聽得到,但總有一點朦朧的感覺,而R-2卻沒有這個缺點。低音方面,如以猛湧方面來看,是不如我以前用的SAE 2600,但猛湧並不是音樂,在現場並沒有那種猛湧的感覺,好的低音應該是一種有力道、柔和而又能延伸,才比較接近現場的實際情況,而R-2在這方面表現不錯。

AT68-008.jpg

  AT:現在回頭來請教阿水,現在有很多人在提倡用真空管機,以你目前的生產能力來說,要生產一種高水準的真空管機並不是難事,你是否會生產?你對真空管的看法怎樣?

  :我覺得真空管有很多問題,它的壽命、Bias等,有很多人希望回復到聽真空管,我認為這是懷舊和電晶體機沒有做好的緣故。我研究過的真空管機也不少,其中包括Audionics的BA-150,它是用數位電路來調整Bias的,但它仍沒有辦法像STASIS 2或R-2表現得那麼完整。現在,STASIS已是被公認具有真空管優點的機器,我不會再去發掘真空管的機器了,因為真空管能做到的,電晶體都能做。

  :真空管也有它的優點,但比起晶體是落伍了,我並不是指它的原理,而是聲音也是如此。我以前也用過很多真空管的機器,而且也分別用晶體和真空管的前後級交互聯接聽過,都不太合適,以我過去聽音樂的歷史,真空管是跟不上了。

AT68-009.jpg

  AT:無論如何,音響是必須在理性和科學的基礎下才能存在的工業,如果說今天某人做了一部很好的機器,主張不用儀器測試,而只用聽的,或許它的機器的確很好,但是如果要做十部、百部都一樣,那就可能有困難了,所以使用儀器是必要的手段,唯有這樣,產品品質才能一致,也才能有一個標準。以目前儀器能夠量度的擴大機的各種特性,當然失真是越少越好,頻寬是越寬越好,這些是不必爭論的,但是,也必然存在著一些,是不能量度出來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真空管和電晶體的音色不一樣,很可能是因為它們阻抗不同的關係,但今天我們對阻抗匹配的問題,唯有用嚐試的辦法,尤其是對一般用者言,阻抗匹配的程度是無法量度的,所以光是在界面上,英文稱為Interface,就產生了連結上的影響,所以就是不同的人,用同一型的機器,卻很可能因為連結其他機器的界面狀況不同,而導致音色不太一樣,這些差別其實是可以忽略的,可是對音色很考究的音響迷,由於每天聽的緣故,這些小小的差別,對他來講可能顯得很大,那麼在言談之中,往往會把這種差異誇張了,事實上我們在聽音樂時,當陶醉在優美的旋律中,這種差異實在不必過分顧慮。那麼喜歡真空管的儘可喜歡真空管,喜歡電晶體的儘可喜歡電晶體,而不必迫使別人和自己有相同的嗜好,換言之,兩者應是可同時存在,但就時代的觀點來講,真空管應是可以功成身退了,尤其是在音響方面的功能。對於新的科技,我們應存著一種鼓勵的心理,寧願其更好的心態,唯有如此,科技才能不斷進步,為人類創造更多的福祉。

  :你的話很好,很可以做為我們今天談話的結論。

  談話就此結束,我們很欽佩蔡連水先生開發R-2的膽識和勇氣,更寄望將來高級音響市場上不僅有舶來品,也有阿水、笙隆......等;當然,這還需要產、銷、用三者的支持和努力才行,阿水已經踏出了第一步,我們願見其成!

轉載音響技術第68期AUG. 1981 專訪─USHER 訪問記/本刊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