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形1.jpg

  說來當代錄音方面最易被音響迷所誤解的事情似乎是動態範圍了。不幸的是,專門從事此一行業的技術人員卻也陷於如此之情況。記得再去年六月份的Audio雜誌裡,我曾於此一專欄中解釋不管是用最好的類比式錄音帶,直接刻片,或數字式的母帶作為音源來切割標準的類比式的唱片,縱然在各方面的情況皆達到最理想的時候,可獲得最大的動態範圍將是在62分貝至64分貝的層次而已。

  當然並非每一個人都讀過我的專欄,幾星期前,拜讀了一封以製造超級揚聲器聞名的廠商來信。信中對其產品大吹大擂了一番,說他們所出品的幾型揚聲器能夠應付得了新的直接刻錄唱片,以及數字式唱片龐大的90分貝的動態範圍。過了幾天,一家很暢銷的報上刊登一位音響作家大談其「神奇而新鮮的數字式唱片巨大的90分貝的動態範圍」。難怪音響消費者會給搞得糊裡糊塗,腦袋裝滿了許多錯誤的知識(於是就滿腹狐疑),然後拿著這些問題向倒霉的經銷商大肆轟擊。讓我們再一次地把事情弄清楚,不管是誰所錄製的直接刻片唱片,其動態範圍都不能達到90分貝,再者,您無法播放數字式唱片來獲得90分貝的動態範圍,理由很簡單,因為在現時的市場上根本就還沒有數字式唱片

  現時有的數字式唱片是光學的、機械的以及電容的、雷射的基本研究開發中的原型樣式,在最近所舉辦的展示會與大展當中,我們曾有機會聆賞。依目前的景況來看,各廠商所研究出的數字式唱片,沒有一種被大家所接受而在市場上當為銷售的標準,如要等到這個問題解決,尚需一段相當長久的時間。唱片市場上,有的而且數量逐漸在增加的是數字/類比混合的長時間播放的唱片。這也是29年來一直都在使用的33轉、PVC材料、有溝紋的圓盤唱片,唯一有所不同的,只是這是用數字方式的器材所錄製的母帶來切割唱片而已。固然,用數字方式的器材所錄製的母帶,其動態範圍確實有90分貝之廣,但卻無法把這90分貝的動態範圍經由刻片而授與類比式的唱片。

誰需要這90分貝的動態範圍?

  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很想知道,為什麼要不憚其煩地來討論動態範圍?而獲得90分貝動態範圍的可能性又有多少呢?最明顯的答案是:寬廣的動態範圍是把音樂廳裡的聆賞經驗加以具體實現的一個重要因素。事實上,交響樂團的演奏,其整個的動態範圍確實超過了90分貝,但有幾分也要看所演奏的作品本身所具的動態規模而定。如果想要了解真正寬廣的動態範圍在情緒上的衝擊感受,那麼您可以找個機會在音樂會的大廳裡聆賞一下馬勒(Mahler)的交響樂,裡面有三拍極慢的樂章,然後馬上接著極快的三拍,這三拍是所有樂器突然演奏起來的。所有弦樂器、木管樂器、喇叭、低音大喇叭、法國號、土巴號等宏亮齊奏......定音鼓與低音大鼓的雷鳴聲之巨大的震撼力。如此,您當可以知道音樂光輝的精華所在,從哀傷憔悴到榮耀狂喜。有哪個人不願意在家裡的聆賞環境下能得到類似如此的氣魄與效果呢?

  所有我們追尋那美好的音樂演奏會裡的聆賞經驗,而想要把它實現於家庭中的音響播放系統,我認為,動態範圍是第一個應該先考慮到的問題。將來有一天,我們會在市面上買得到有90分貝動態範圍的數字式唱片,可惜,很少有音響迷會擁有如此精確而高品質的播放器材。

  然而,事實上令人大為吃驚的是不少音響迷發現到他們的播放系統竟然無法處理現有的數字/類比混合唱片所具有的64分貝的動態範圍。舉例來說吧,Telarc公司把眾所知曉,常為人所播放的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加以重新錄音製成唱片。該公司的一向作風都是採用Tom Stockam博士所發明的聲流牌(Soundstream)數字式錄音系統來做母帶的製作。首先要講的第一件事情是1812序曲的音樂是在辛辛那提音樂廳錄製的,由Cincinnati管絃樂團所演奏,Erich Kunzel所指揮的。然後錄音隊伍跑到鄰近的俄亥俄州的Mariemont的這個地方,錄下了Emery紀念碑的鐘聲。最後這些錄音人員又跑到Berea地方的Baldwin-Wallace學院(也是在俄亥俄州),再這裡第五維吉尼亞兵團(Fifth Virginia Regiment)(這是個配備著舊式武器裝備的部隊),以三種真實的十九世紀的大砲發射出廿一響的砲彈,這些砲擊聲,都用數字式的器材錄了下來。與舊日Mercury唱片有所不同的是後者的西點軍校錄下古砲的聲音以出版1812序曲的唱片。

  在鹽湖城的聲流公司錄音室裡,所做的三次錄音正在做剪輯工作,而另有一個錄音則包羅萬象,有音樂、ˋ鐘聲以及在壯觀的終曲時不可或缺的16響轟隆的大砲聲。無疑的以數字式器材所錄製的母代能夠忠實地錄下巨砲雄渾威力的巨砲響聲。座落於洛杉磯的JVC刻片中心,工程師Stan Ricker則以數字式錄音的母帶來做刻片的工作。唱片上在溝紋的盡頭與商標之間刻有「A-11」的字樣,意思是說蹤然像Stan Ricker這樣技術卓越的工程師,也需要試了十一次才有辦法製造出一個令人滿意的母模板。您可以拿著1812序曲的這張唱片,在約一個手臂遠的距離,就能夠輕易地辨識出那些播放砲響的溝紋幾乎是呈九十度彎曲的。您如果再仔細地觀察,可以看到溝紋之間如此緊密,以至於幾乎無法看到溝紋間的平地了,然而卻又刻得毫無瑕疵,不由得不佩服這位刻片工程師高超的技術。溝紋的速度做得極好,而使得渾厚的30赫左右的砲聲低頻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然,您在心中一定想問我,如果買到了這一張唱片,那麼,有沒有辦法讓唱頭唱針循軌拾音而獲得那雄偉的砲聲巨響呢?情況並不樂觀,音響迷不斷地打電話給唱頭製造廠,抱怨他們的產品無法拾音處理這砲響。我已經試過相當多種唱頭與唱臂的匹配,而不得不告訴您,大多數的唱頭,包括一些優良而新奇的機型,就是沒辦法處理這「砲溝」,很多的情形是唱臂一循軌到這地方就猛然地從溝紋中跳出。那麼有什麼樣的搭配可以過得了這「砲溝」呢?Technics EPA-100型的唱臂加上的唱頭,使用它的刷子和黏性的阻尼系統,循軌利用兩克重,可以成功地將這壯觀的音樂場面再生出來。另外一般不會想到的搭配是舊式的Pickering CD-4(四聲道)的4500型唱頭與JVC新型而優良的專業用的QL-10唱盤上所附的唱臂配合起來也能循軌拾音這「砲溝」,只是循軌力要用到2.25克罷了。

Technics EPA-100.jpg

Technics EPA-100

Shure V-15 Type IV.jpg

Shure V-15 Type IV

Pickering VUX 4500Q.jpg

↑ Pickering VUX/4500Q

JVC QL-10.jpg

↑ JVC QL-10

六十四分貝的寂靜

  我們繼續來談這件刺激過癮的事情吧?!您已經買了那一張1812序曲的唱片,也購置了Shure V-15 Type IV的唱頭,準備好好的聽一聽那砲響的聲音。但是您會發現無論怎麼樣,動態範圍實際上大約只有64分貝而已!您說您對1812序曲的每個音符都很熟悉,因此在起先那一段比較安靜的部份,就把音量調整到最弱的樂章,比聆賞室環境附近的雜音稍為高一點到剛好能聽得到為止。於是音樂劇情都開始了,最後法國人在馬賽進行曲雄壯的號角聲下開始衝鋒,而守衛著莫斯科城的俄國人開始把引信放進大砲的點火孔中,於是...於是...代替一聲「澎」的巨響,從您的揚聲器出來的只是令人驚奇的死寂!奇怪,發生了什麼事?朋友們,如果幸運的話,您的揚聲器裡面的保險絲(或線路中斷路器)燒掉了。如果您的揚聲器上沒裝保險絲,那您的低音喇叭會承受那直接的重擊而破掉了(最起碼音圈已不在正常的位置了)。好啦,您說沒什麼好怕的,只要把音量電平降到砲聲不會燒掉保險絲就好了。好吧,就算這是聰明的辦法,可是,從開始到結束都已很低而不成比例的動態電平來播放1812序曲這張唱片,會有何情調?有何意思呢?

  事實上,只需要64分貝的動態範圍,就足以把您的音響再生器材給嚇呆、震啞了。那麼您想一想:當真正的數字式唱片上市時,不管那是雷射/光學式或任何型式之類的東西,是不會有循軌拾音方面的困難的(如果一切正常的話),這種唱片就會給您90分貝的動態範圍,這不是您夢寐以求的嗎?

  玩笑歸玩笑,我看起來像是主張廢棄數字式音響或限制動態範圍的人嗎?朋友們,別人或許會,我可不然。我的器材足以把砲聲給循軌拾音而再生出來,有Mark Levinson廠的ML-3型擴大機,它的電壓脈沖與強大電流能力足以重播砲聲巨響而沒有削平現象,又有Bob Fulton廠的Premiere型的揚聲器系統,可以毫不折扣地把砲彈的巨響給表現出來。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到有些與數字式錄音工程方面有直接關係的很受重視的工程師們一直都在盤算,他們認為對於家庭的聆賞環境來說,在數字式唱片上做某種程度的動態範圍的限制可能是必要的。這件事情一方面是考慮到隔壁鄰居的安寧,另一方面則為音響器材的製造廠著想,尤其是揚聲器的製造廠,因為他們必須生產新的一代的播放在生系統方足以應付數字式唱片的動態範圍上的需求。在以後的專欄裡,我將向各位讀者就這方面的題材與一些揚聲器的製造廠的負責人的談話(或一、兩次的訪問)加以報告。同時,尚請讀者諸君拭目以待。

  後記──在去年的夏季CES大展裡,我參觀了英國環境聲樂環繞系統(British Ambisonic Surround System)的展示,它使用了Calrec聲場麥克風(Soundfield),深覺不錯。由於我曾說過要做更進一步地報導,既然我手邊有人搬來了這麼一套的東西,因此,因我將好好地用它來錄音,然後整理出一些第一手的資料。

轉載音響技術第53期MAY. 1980 動態範圍、數位式唱片、1812年大序曲/陳榮安(取材自Audio Jan. 1980)(圖片:擷取網路)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