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49-001.jpg

  在本年6月3號至6號在芝加哥所舉行的夏季消費者電子展,是音響工業界裡的一項大事,這一次也像去年一樣又打破了參觀出席的人數紀錄;在展出廠商的數字方面也是前所未有的,不過往年那興高采烈及蓬勃的氣象,已有顯著的大減,反而到處瀰漫著萎縮不振的氣氛。

  由於過去半年來,市場上的遲滯與不景氣以及音響產品的銷售量之令人失望,而導致如此的結果。我們可要記得,除了在1974年及1975年期間的蕭條而在業績上稍微跌落之外,整個的Hi-Fi工業在過去廿多年來,有無與倫比的成長與繁榮,許多廠商及零售商店從未在心理上有所準備,以至於顯而易見地當前的滯銷情況弄得不知所措。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關門倒閉的情形顯著地增加。好了,如果音響工業界戰戰兢兢地來參加這次大展,雖然處處風聞產品堆積如山,公司徹底地改組與合併,在大展結束之際,事情果然確實地有所轉機了些,沒有人在裝腔作勢以壯膽,然而產品的銷路,也沒有想像的那樣的糟,雖然交易的進行是謹慎而保守,可是商人還是在買,產銷契約還是在簽訂。自大展以後汽油與燃料的局勢一直在惡化通貨膨脹繼續使得經濟癱瘓,這等於給Hi-Fi行業再一次的打擊。悲觀的人覺得在每磅牛排賣5元美金、一加侖的汽油賣1元美金的物價情況下,尚有何餘錢可以買音響設備呢?

  還有戰爭的謠言等等......,這就是我「被圍困」的理論所開始產生效用的地方了。我想人們將被迫更為接近家庭,而有許多的人,將盡量的使他們的基地堡壘盡量地能夠自給自足以求生存於世界之中。如此可能意味著獲得某種的舒適,他們只得一直地避免買東西,當然也包含音響系統在內。如果我說得對的話,這並不是說,這可以絕對地拯救Hi-Fi行業,然而它確實地是個重大的幫助。

  在這種情況之下,難怪大部分的製造廠商把多餘精力用於介紹新產品及比較具有侵略性的市場開發計劃中。然而在許多從事音響工業這行的人員之談話當中,以及在有關本大展中我所閱讀過各種各樣的結論裡,一般一致地認為在技術上沒有真實性的突破,而且真正新的可以刺激購買慾的產品也相當地少。我想這樣的評價是略為有所偏頗的,因為那裡確實有許多新的有趣的器材,可以取閱音響愛好者的心,至於消息靈通的消費者,他們知道有數字式的器材上在舞台邊等著介紹上台,實有待聰明的零售商們對他們加以說服,在這些迷人的產品正式上台而取代類比的音響器材之前,可能還有一段相當久的時間呢!

  坦白而言,對夏季CES大展這種大場面又非常複雜的展覽,要想好好的加以報導,並對新產品能做適度全面性地報告,實在是件相當累而煩人的工作;依我個人庸見,是一件很不可能的吃力而不討好的差事。而像百科全書般地列舉則會使讀者覺得厭煩。因此,廠商們如果因為他們的發亮的新產品沒有在文章中被提到而憤怒,而攻訐我,則我只得逆來順受了,而我的報告則依然將是具有高度的選擇性的。我衷心地承認我將沉迷於自己的某些偏見,而有些人可能認為我的選擇縱使不是完全地不合理與令人迷惘,也可以說是獨裁而具心血來潮之性質的。如果他們這麼想的話,就順其自然吧!

卡式座方面的消息

  如同大家所期待的,金屬微粒錄音帶,以及能夠處理(錄放音)這種帶子的卡式錄音座是本大展中最熱門的項目。在拉斯維加斯冬季CES大展中,能處理金屬微粒帶的卡式座尚只是涓涓細流而已,現在則成為十足的巨大洪流,大部分的大廠商都有展示此種卡式錄音座,而有不少的廠商則展示不同價格的多種機型。提到價格問題,此種卡式座從Sanyo RD-5035型美金189.95元的顯著低價格(此機有Sendust的消音與錄/放音頭以及杜比B系統)。而最高價而具有革新意義的LUX 5K50型(售價將近2000美元)。Sanyo以及幾種其他廠牌價格略高一點的卡式座,他們的低價格,引起音響工業界某些人士的嘲笑。這些人爭論道,這種低價格而能處理金屬微粒的卡式座是以犧牲其他更為基本的參變因素來達到用金屬帶錄放能力的目的。他們也指出,買了這種機型的音響消費者,似乎不太可能願意去買價格幾近高達美金10元的金屬微粒帶來使用。他們可能說得有道理,因為現在可以說是發展金屬微粒帶科技的初步階段。而我們此時也應該注意到在六個月前的冬季CES大展中,最不昂貴的可使用金屬帶的卡式座,售價為700美元。不斷研究向前邁進的音響工業技術使得我們能夠有189美元的此種卡式座,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成就。最好能讓批評家來決定是否這些卡式座,在功能或響應方面有何缺陷與不足。

  Sanyo公司突然之間在此次大展中介紹了六十七種新的產品,造成很大的轟動,顯然地是在發動一個龐大的計畫,想在Hi-Fi行業中建立起自己的威望,除了上面所提到的美金189元低價的金屬帶卡式座外,並另外有六個同樣可錄放金屬帶的卡式座。這六種有幾個機型是使用三個音頭的,它特性包括有微處理機控制、自動反轉等等。AIWA公司也有十種新的卡式座問世,已表示他已漸成為大公司之意,其中有三種可以做金屬帶的錄放音,他們所最新的頂端機種有AD-6900 II,此機除了可以處理金屬帶之外,還有平直響應調諧系統,以做偏壓、等化及靈敏度的自動調整,而奇特的無線式的功用控制器(遙控之用),可以操作錄音、放音、反轉、向前快轉、停止與暫停。JVC公司它的KD-A8型是市面上最好的能使用金屬帶的卡式座之一(在本年度七月份Audio雜誌上,我曾簡略地對此機型有所報告)。另外出品了五種能處理金屬帶的卡式座,所有這些機種都是使用手調的偏壓系統,而不是KD-8型上所使用的BEST系統。他們的KA-7型是兩個磁頭的卡式座,有JVC特有的頻譜尖端指示器,價格為499.95美元,而KD-A77則為三磁頭的卡式座賣549美元。在更高級,應用尖端技術設計,而不會太昂貴的是Eumig公司所出品的能使用金屬帶的機型FL-100型,三磁頭、雙杜比、微處理控制、偏壓測驗系統,價格接近1.600元美金。Teac的C2,為雙馬達、三磁頭、不尋常的杜比選擇、或dBX雜音消除、插入式的偏壓與等化卡片,售價為美金1.000元。Technics公司的RS-M95型是標明為「專業用」的機種,售價1.300元美金。

  去年BIC/Avnet公司上市了雙速度(1及3¾英吋/秒)的卡式座而震撼了卡式座的製造廠商,現時推出了Model T-4M型,可使用金屬帶的卡式座,有以下的特點:微處理機式的控制、雙馬達的螺管操作、LED棒式圖形電平指示器。他們的T-3型卡式座,在使用Maxell牌的UDXL帶時,在我所用的波形響應描圖器上,可掃掠出極為平直的曲線,以兩種速度來使用結果都一樣良好。因機器上使用時會好到什麼樣的程度。有些人士認為BIC的3¾速度是旁門左道的東西而嗤之以鼻,有些人則持相反的看法。因為Marantz公司也有六種雙速度的機型卡式座問世,其中有四型可以使用金屬帶。Fisher公司也推出兩種機型可處理金屬帶,雙速度的卡式座。總是在卡式座發展的前鋒的Nakamichi公司在展示其很複雜的可以錄放金屬帶的581型及582型卡式錄音座。他們的傳動系統是獨特的,原因是使用了兩個馬達,一個不平凡的結構,一個是用來驅動輪軸,另一個驅動驅動軸,第三個則趨動一個特別的有多用途的偏突輪。他們用的是特別的水晶鈹膜合金(Crystal permalloy)的磁頭。(在放音頭上有0.9微米的間隙),頻率響應測得在±3分貝之誤差時為20赫~20千赫。Nakamichi所最有趣的新機種為680型卡式座,這也是雙速度的,所不同的是Nakamichi在第二種速度上,往相反的方向來做,它用的是15/16吋/秒。只有一般速度的一半。換句話說,一捲C-90的卡式座一共可以供三小時的錄音。當然,您首先要問的問題將是頻率響應到底如何?使用了特殊的磁頭,其中包括一個頗令人驚奇的0.6微米的間隙的放音頭,以及雙倍負回授的電子線路,頻率響應額定為20赫至15千赫±3分貝。這型機器有許多其他的好處,比方說像使用者可調整的錄音頭方位角、螢光電平指示器、杜比雜音消除、400赫的測試音調等等。我聆賞了以14/16吋/秒速度用金屬帶來錄音的情況,聲音方面有十分寬廣的範圍,良好、清淨、失真低,訊號雜音比方面之安靜令人佩服。我不知道在如此低速度的錄音情況下,高頻的負荷程度如何,由於所聽的音樂動態方面不太急迫,因此,我將等待機會拿一台在家裡好好的試一試,看看在這方面其確實結果為如何。大展中有數量眾多的其他種可使用金屬帶的卡式座,價格也參差不齊,以前曾經出品卑下機種的現時也開始以高度的傳真性與多種用途的功能來取悅大眾了。

  如果我上面所說的話給金屬微粒錄音帶在技術方面塗上了美好的遠景時,那麼請原諒我。有些事實上的問題使得粗心大意的人從美夢中給刺扎醒了過來,以前我曾經提到過,有些工程師對低價格的可處理金屬微粒帶的卡式座給予譏諷與不屑一顧的態度。許多人覺得這些低價格的卡式座,以及甚至於許多價格高一點的機種,根本沒有能力可以把金屬微粒帶所具有的潛力把它全部發揮出來。確實,有許多人感覺到現時市場上金屬帶之短缺反映出在製造這種錄音帶方面有所困難。他們舉出矯頑磁性值方面的不一致,以及此種錄音帶的不穩定性,比方說有些樣品就有「漏滋」(Shedding)的現象。在去年,在音響工業界中,第一個製造出可以使用金屬帶的錄音座的工廠的Tandberg公司關於金屬帶的問題方面發出特別不和諧的聲調。他們說,雖然最近有公佈了這方面的工業標準;如金屬微粒帶的矯頑磁性設定在1050奧斯特,而保磁性則設定在3000高斯,播放的時間常數為70微秒,一批到一批的錄音帶的變化則造成了頻率響應上顯著的不同。這個在中頻方面最為明顯,而這部分又特別重要,因為偏壓調整無法在這範圍內有所補償。他們又更進一步地說,如果某個卡式座特別為某個廠牌的金屬帶來做調整,在其他錄音帶整批的繼起的變化可能需要相當大的錄音等化方面的再調整。Tandberg公司坦直地說,他們的研究顯示出二磁頭(即錄放音磁頭共用的)卡式座不適合使用金屬微粒帶。他們說這種錄音帶所需要的偏壓磁場超過他們所測驗過的任何材料所做成的磁頭的飽和點,其中包括Sendust的磁頭。他們又更進一步地說,任何使用金屬帶的雙磁頭的卡式座會陷於偏壓不足的情況下,增加了失真,而減少了訊號雜音比。

  顯然地,Tandberg做了相當強烈的聲明,難免會引起許多工程師級廠商們的嫌惡與憤怒。然而其他人士亦有相同的指摘。因此,不能一概而論地認為Tandberg公司的聲明只是為了要對它的新型的TCD 440A型金屬帶卡式座做有利的宣傳。為了要應付金屬帶的某些問題(以及傳統錄音帶在這方面的問題)尤其是在高頻飽和方面,Tandberg公司特別推出他們所謂的"DYNEQ"(動態等化)系統。扼要來說,這事個把錄音等化中的高音升壓的數量加以變化。當訊號電平上升到完全的錄音等化會引起高頻的飽和之時,等化就自動地減少到零分貝(250nWb/m)的錄音電平,於是就變成毫無高音升壓。Tandberg公司聲稱這樣的聲路可以徹底地減少互調失真。

  在一種完全巧合的情況下,Dolby Laboratoises公司的一項新的發展回答了Tandberg公司所提出的幾個問題。在一個為記者團所特別舉辦的招待會中,Dolby公司展示了他們新的HX Headroom Extension Sestem。正如這名字所涵意的,Dolby的HX系統,是設計來處理錄音帶高頻飽和的問題,其結果則為動態範圍有所減少。杜比的系統,如果與杜比B雜音消除系統來共同使用,可以自動而連續地變化錄音座的偏壓電平與錄音等化,使之可以與所被錄的音樂變化中的電平與高頻內容達到合作無間,最良好的配合的地步。結果則是錄音帶的飽和效應,大量地減少。於是Dolby的HX系統可以錄下一萬赫及一萬赫以上的高頻訊號,這比時下所能錄下的電平還要高出十分貝以上。在中低頻方面則有最低的失真,最小的調變雜音,以及最小的失落(drop-out)效應。這種可變化的線路是用從杜比及雜音消除系統所處理過的電平及音樂的高頻內容為基礎的控制訊號來操作生效的。此種系統可以配合任何種類的卡式錄音座來使用。現在,如果我們因為使用金屬帶而在高頻負荷方面可以至少增加5分貝的話,在使用杜比B系統時,又可以增加10分貝時,那麼我們在動態範圍方面,總共就可以有15分貝的增加。最有好處的是,在錄音過程之中,高頻負荷之改善是本來就具有的,不必另外增加聲路,就可以播放用HX系統所處理過的錄音帶,而一般的杜比B系統則不然。在展示的時候,使用了盤式的母帶以及唱片來作為音源,而用一台三磁頭的卡式座來錄音,以便立即可以用音源及錄好了的來相比較,在這過程裡有些是用了HX系統,有些則沒有。大家一致地認為凡是用HX系統所處理過的錄音在高頻響應都較優越。鐃鈸、高電平、高頻合成效應都聽起來較為清淨而且明晰。

  Dolby公司有意使持有杜比雜音消除系統的製造廠商可以取得HX系統的製造權,而不必再付額外的使用費或執照費。Dolby公司估計把HX系統併入一般的杜比雜音消除系統將會增加整套系統的三分之一的費用。HX系統試一個很重要的成就,因為它使得預錄的卡式帶得以能夠確實地和唱片相抗衡。是的,朋友們,在錄音設備上只要將偏壓與等化的線路做適當的改變,那麼我們就可以有寬廣的動態範圍的HX卡式座。我將於不久就要到座落於舊金山的杜比實驗室工廠走一趟,關於HX系統,將會有更多的瞭解,順便也對電影方面杜比立體聲的新發展做一番的探究。  

轉載音響技術第49期JAN. 1980 幕前幕後˙79年夏季CES大展參觀記/陳榮安(譯自1979年10月份之Audio雜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