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具特色的國際性比賽

  WPSF世界歌謠祭並非一個普通的音樂節或娛樂性質事項,而是一個具有獨特意義的全球比賽。主辦當局Yamaha音樂振興會抱著推廣業餘音樂愛好宗旨,在1970年十一月創辦全亞洲第一個國際性音樂比賽,當時命名為東京國際歌謠音樂祭,以「音樂為全人類之共通語言。音樂帶來之喜悅足以維繫任何地域人類之溝通而不受政治及經濟所限」為中心精神,每年都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一流音樂家參加比賽。十二屆總計有超過三萬首來自九十七個國家的歌曲參加選拔。1973及1977二屆更獲國際音樂節聯會(FIDOF)選為最優秀音樂節之殊榮,標緻著Yamaha音樂振興會努力耕耘的成果。大會對此音樂會的業餘性質極為重視,例如評判團是由23位非音樂工作者的純粹音樂愛好者組成,保障審查結果正確反映大眾口味及公平不偏,又所有日本區參賽者都是經過一連串業餘性比賽挑選出來。所有參賽歌曲都是未曾出版的原作,是這一比賽的另一特色。歷年以來,WPSF帶來不少優異歌手、歌曲;例如1978年度Tina Charles的"Love Rocks",1979年度Bonnie Tyler的"Sitting On The Edge Of The Ocean",及去年度Mary Macgregor的"What's The Use";不少著名日本歌手亦是經由此音樂祭踏上成功之道,其中包括小坂明子、濱田良美、世良公則、丹麼老及伊丹哲也等。

規模最盛效果最佳的一屆

  第十二屆WPSF參賽歌曲包括來自世界各地56國1963首歌曲及日本各地三萬首歌曲,打破歷年紀錄。其中不乏一流水準藝人如美國的Peaches & Herb,奧地利的Udo Jurgens等。經過多次初賽及準決賽後選出16首參加決賽角逐Grand Prix大賞。結果代表古巴的盲人歌手Osvaldo Rodriguez以一闋"Digamos Que Ma's Da(Never Mind)"脫穎而出獲得大賞。名古屋新秀樂隊Aladdin的「完全無欠之Rock'N' Roller」以具有Punk味的搖滾姿態奪得日本大賞。

  一如往年主辦當局Yamaha音樂振興會以不惜工本之宗旨務求達到盡善盡美視聽效果。今年的舞台設計極具特色,以希臘巴特羅神廟(Parthenon)為主題,以「石」為主素材營造出雅典那座廢墟特有的吸引力。背景為燈光星幕,配合電腦化燈光及雷射為不同參賽歌曲創出適當的氣氛。舞台首次採用旋轉式設計,過場表現得十分順暢。在這舞臺上,由九十人組成的Yamaha Pop Orchestra為各表現者提供出色的伴奏,使配音效果發揮得淋漓盡緻,無懈可擊。

  但最具特殊性者乃是今屆的擴聲Sound Rein Forement系統。

音響設計「征服武道館」

  每年Yamaha音響技術人員都在不斷改進所用器材及音響效果,但今年更大膽試用5路+Sub Woofer揚聲系統,配合武道館本身揚聲系統使用,備受各方注目。會場東京武道館原來是設計供體育競技之用,並未有考慮到音響效果這一環。建築採用正八邊形構造,上蓋陷入形成類似圓頂結構的效果,一向被音樂會音響人員視為不可克服的極惡劣場地。當年Carpenter樂隊在此演出時的大音壓擴音系統,令武道館供電系統過荷而跳"Fuse",武道館擴聲之難可見一斑。此會場音響特性之劣點計有:

1.內容積大,觀眾席分散在各方三層坐席,要達到均勻而大的音壓一定要用極多揚聲系統及放大器。

2.各面牆壁及天花板等均無聲響處理,迴音長而明顯。

3.混響幅度高而衰減時間長,極易產生共鳴及音響回輸(Acoustic Feedback)。

4.吸音性不足,造成定位感糢糊不清現象。

  面對種種不利條件,Yamaha音響技術人員把研究室內的理論實踐,以克服武道館音響缺陷為前題進行Sound Rein Forcement系統設計安裝。

  今年,由Yamaha工程人員及非Yamaha工程顧問組成之音響技術在會期半年前著手計劃一套全新的擴聲系統:5路+Sub Woofer。目標是近距離計110分貝音壓,忠實表現電氣及電子樂器特色,低音指向性提高觀眾聽到大部分為由揚聲器發出的直接聲,及將建築結構與擴聲器材做為一體考慮以克服武道館的先天性低劣音響效果。

揚聲器組合

  主揚聲系統為5路組合,包括低頻系統JA-3082,中低頻系統JK-3081,中頻系統JA-0080,高頻系統JA-4201,及Super Tweeter JA-4272。另外Yamaha最新研究產品Sub-Woofer系統JA-4682亦派上用場(再會期二星期前及時完成參考製品)。所有揚聲單元採用合成材料振膜,除Super Tweeter及Sub-Woofer外金屬Horn Loaded式音箱設計。

  在舞台左右分別搭起十米半高Speaker Tower,分三層安裝8組5路系統及4組Sub-Woofer系統(每邊)分別負擔地下競技場及二、三、四樓各不分座位揚聲。此外其他較小型柱式(Columm)系統及武道館本身天頂的揚聲器組(Speaker Cluster)及二樓的揚聲器亦配合同時使用。在此一提,武道館在今年新莊的揚聲系統亦是委託Yamaha設計安裝,特點為所有揚聲器組的延時資料均由電腦控制。在體育比賽時,各組延時使觀眾感覺聲源是由競技中心發出,而在音樂會時,另一個電腦Program可以改變各組揚聲器延時使觀眾感覺聲源來自舞台,考慮得十分週延。

  又考慮到主Speaker Tower高度有十米半,觀眾會感得聲是由半空中發出,極不自然。故此另外在舞台前安裝6組補聲揚聲系統,使聲源似來自舞台,大大增強自然真實感。由此可見Yamaha音響技術人員對音響效果要求之嚴格。

Main Output Matrix

  Main Mixer是一台Yamaha PM-2000-32 32路輸入,8組輸出調音台,各自分別送到House PA的各組揚聲器組。另外調音台的4組Aux Sends亦用以組成一組補助輸出Aux Matrix,負責舞台監聽回送(Fold Back)及二、三、四樓補聲之用。

  所有輸出先經過1/3倍頻圖像式均衡器進行音響補償。因為在不同裝置測量的頻應曲線都不一樣,故此每台圖像中均衡器的調校亦有不同。以不同的均衡曲線配合整個Matrix內每組輸出內不同樂器組的不同平衡(Balance)可以使到在不同位置的聽眾都可以聽到大致相同的Balance及音色。實際在會場內不同位置聆聽覺得樂隊平衡及頻應均衡都十分統一。

  均衡補償之後進行分頻,採用有源式分頻器。但Aux Matrix之中二、三、四樓補聲輸出及樂師監聽耳機放大器(Cue Box)輸出(即Aux Sends 2,3,4)不加分頻。分頻之後即由放大器進行放大驅動各組揚聲器組。所有5路揚聲系統,輔助揚聲系統,舞台監聽揚聲系統等均由Yamaha P-2200放大器負擔。另外動用8部Phase Linear放大器推8組Sub Woofer P2200每聲道240W,共用84部(168聲道),全場擴聲總計功率能力(Power Rating)超過4萬Watt !

  如此大Watt數的系統,防止每一環節的機器產生過荷是極為重要的,不然的話揚聲器隨時報銷。Yamaha音響技術人員採用最直接(亦是最重要)的方式。在整個Matrix內沒有依部壓縮或限幅器,而以電平衰減為工作原則。在Main Mixer輸出端工作電平定為+4dB(0VU),而因圖像式均衡器是純衰減式(Cut Only)故此均衡器輸出端工作電平仍為+4dB。分頻器不同頻道輸出加以不同程度適當地衰減以配合不同揚聲單元的效率及音壓要求,衰減量由0~-8dB。到了放大器組再進行一次衰減,乃是按不同揚聲器組所針對的觀眾座席所需音壓衰減,衰減量由0~-12dB,以每2dB為一級。由此在整個Main Output Matrix之內,工作電平是逐漸降低,每一級的工作餘度(Operation Headroom)逐漸增加。而每一部器材的指標都有+24dB Headroom(最大容許輸入或輸出電平及工作電平),故此只要在進行Matrix時VU不超過0VU太多(+4VU或+6VU),在Matrix內的任何一級都不會產生過荷,由此保障器材工作安全。亦因此能達致最純粹自然的音色。因為動態範圍沒有經過壓縮/限幅器加工而得以完整保留,樂隊及演員都可以收放自如,氣勢完全發揮。

Mixing

  由於要克服武道館音響劣性及達到各樂器之間高分隔道和高分析感,所有樂器均由各別微音器負責收音,採用近距離收音方式(Close Miking)。微音器之分工細緻亦屬罕見,例如每一把(每一)提琴(大、中、小)都由獨立的微音器收音,再加以獨立的接解式微音器(Contact Microphone)收音!單是提琴組合計已動用56個微音器!其他樂器亦有採用Direct Box(如電器低音吉他,Keyboards Sythesizer等)或直接由樂器輸出(如部份Sythesizer及GS-1電鋼琴)。微音器種類繁多,包括Neumann , Scheops , E-V , Sennheiser , Sony , Shure , PZM 等,可做微音器展覽。個別微音器如打擊樂器組及Drum Set及節奏組(Rhythm Section)均以透明PVC隔音板加以分隔以減低漏音度。結果是每一樂器都能清楚地被分辨出來,分析度足以跟在多軌錄音室內錄音水平媲美,罕有的成績。

  因為微音器及其他輸入總計達到160 Channel,而在音樂會情況下不同於多軌錄音室內可以有Recording 及 Remixing二個過程,而是需要一次完成,故此全部160 Channel 要同時進行Mixing。Yamaha動用9部Mixer(有大有小)進行Pre Mix,分別負責弦樂及木管組,打擊樂組、鍵盤及銅筒組、合唱團、Backing Vocal Vocal,及GX-1等。之後所有Pre-Mix的輸出送到PM-2000-32 32路Main Mixer進行最後總調。每一組樂器組若需要加混響延遲或壓縮(個別樂器如Bass Drum等)處理都在Pre-Mix完成。例如弦樂及木管組Pre-Mix的PM-2000 Mixer接上一台AKG BX-25混響器及一台Erentide Harmonizer,打擊樂組Pre Mix包括有Master Room II 混響/延時處理,銅管及鍵盤組經AKG BX-15混響處理。至於Vocal則在Main Mixer上連同整體樂器以Lexicon 224加入延時/混響處理。壓縮/限幅器包括DBX 160,QE AM34B及CL22 UREI LA4。整體Mixing與在多軌錄音時一致,只不過是沒有分開在不同時間個別錄音及其後再Mix Down之便利而需一次過全體完成。另外同時要照顧樂師監聽回送一方面各自的Fold Bach Mixing及Cue Mixing。十多位Mixing Engineer聚精會神的進行自己負擔的Pre Mix或Main Mix或Cue Mix,又要同時顧及整體統一性,工作相當困難。但每一位Mixing Engineer都是Yamaha本身最具經驗的Sound Reinforcement或錄音技師(Yamaha在東京有二間錄音室),合作純熟,效果令每一位觀眾都十分滿意。

  這項WPSF決賽由富士電視,日本放送(AM),及東京短波放送(SW)同時實況轉播,另外Yamaha附屬唱片公司及富士電視都進行實況24軌錄音,故此整個Signal Routing訊號分配系統亦具有其特色。

  訊號第一次Split(一分二)是Fold Back Split在Pre Mix前進行。Split之後送到PA Booth再Split給Sound Reinforcement 用。其後再Split二次供Live Recording及實況轉播用。所有Splitting都是用直接並聯方式,不加變壓器或阻抗匹配。在理論上可能有些許阻抗匹配或噪聲水平疑問,但Yamaha採用自製的Splitting Box,同時所有訊號來源都屬低阻式來源(約150歐姆)而所有調音台輸入屬高阻式(3000歐姆),在實際情況下一直未有發生過問題,故今年仍沿用此一方式。

樂師監聽及其他

  每一位樂師因為位置或分隔原因未能正確的聽到整體效果。另外不同樂師要求監聽的樂隊平衡亦未必相同,故此監聽系統變得十分重要。台前演出者以舞台監聽揚聲器(Stage Floor Monitor)為準。YPO樂團成員則採用在多軌錄音室通用的耳機(Headphone)或單耳機(Earphone)方式監聽,每一組樂器(大致分打擊,其他樂器及人聲6組送到樂師本身的耳機監聽放大器(Que Box),由不同組樂師按他們的平衡要求自己調整平衡及耳機電平,大大減低Mixing Engineer 的麻煩。整個音樂會基本上是跟多軌錄音工作模式是相同的。

  至於Sound Reinforcement監聽則是Sound Reinforcement系統本身了。Mixing工作是在地下競技場正對舞台的PA Booth進行,Mixing效果馬上可以聽到,屬最直接監聽方式。Live Recording及實況轉播都有各自獨立的房間,監聽揚聲器經測定頻應後做為參基準。至於富士電視的24軌流動錄音車亦有到場,在會場外進行Live Recording。

  今次主器材計有微音器160個,調音台(Mixer)10台,放大器/均衡器/分頻器/揚聲系統20組,混響器4台,壓縮/限幅器11部,Harmonizer 1部,2軌錄音機2部及4軌錄音機1部(重放特殊音響效果)及其他無數附屬器材及音響測定儀器微音器接線超過130條,連接起來長度超過2公里。據稱九成器材是Yamaha產品。

  系統屬5路+Sub Woofer Mono式,分頻點為280,500,3K,9.5KHz,另100Hz以下加Sub Woofer 。器材運送需要12噸貨車2部,4噸貨車3部,由九十多人裝卸及安裝。在會期5日前開始安裝,而在決賽完畢當晚就運走。在如此不利條件下Yamaha音響工作人員能有如此出色表現的確不凡。今次最新5路+Sub Woofer方式取代過去的4路系統是成功的。但望Yamaha音樂振興會能繼續其推廣音樂之宗旨為我們帶來更多更好的樂曲。

 

轉載音响世界1982年2月號第11期 五路+超低音揚聲系統四萬瓦輸出功率!!第12屆世界歌謠祭的幕後˙余炳權/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