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70年代南台灣拆船業鼎盛時期,三哥的父親以廢鐵名義進口車輛零件(俗稱殺肉零件)獲利豐厚,並於高雄市擁有一家大飯店。

  認識三哥是經由一位營建業愛樂友人張董介紹認識,並帶我到三哥音響室參觀,三哥的音響室位於他們的大飯店六樓,一到六樓音響室,三哥推開門,門邊地上有一台名機Amcron DC-300,三哥順手將該機拉來抵住門讓門敞開著,我們依序進入後,映入眼中的音響器材都是頂級器材,喇叭用的是AR雙12吋大喇叭(忘了型號),McIntosh、Mark Levinson、Audio Research...等當時最頂級前級、後級,唱盤用的是Thorens...

三哥請我們坐下後拿出一張唱片邊說著:「就是這張1812害我寢食難安!」

張董笑著說:「上次聽你這麼說,我就找蘇桑來幫你解決,你別看他年輕他....(一陣讚美吹噓)」

我聽得都不好意思連忙說:「別聽張董吹牛,我沒那麼厲害啦!1812有什麼問題呀?」

三哥說:「我這台唱盤很奇怪,每次放這張唱片到尾段放大砲總是跳針,很火大ㄋㄟ!真想把唱盤丟出去!」

我說:「我看看唱針和唱盤...」於是我站起來看了看唱盤和唱針:「喔!otofon MC 30!很貴ㄋㄟ!」

三哥驕傲的說:「我用的都是最好最貴的!不上行情的我也看不上眼哪!」

我說:「三哥呀!您這唱針不行啦!」

三哥瞪大眼睛生氣的說:「我聽你放屁?我用的是MC 30,MC 30不行還有更好的嗎?」

我馬上改口:「三哥!三哥!別生氣!歹勢!歹勢啦!我不是說MC30不好,我的意思是MC30不適合唱這張唱片啦!不是唱針好不好的問題啦!」

「喔!唱這張唱片還要挑器材喔?」三哥疑惑的看著我說

我說:「對呀!走啦!我帶您們去買吧!」於是三人下樓驅車往音響店去。

來到音響店,老闆一見是熟客馬上請進:「喔!蘇桑呀!啊!還有張董呀!帶朋友來啊!來!來!來!裡邊泡茶...」

一坐下來老闆就問:「蘇桑最近發財了喔!都沒過來看看老朋友啦!」

我忙說:「沒有啦!今天是張董介紹三哥認識,需要買唱針啦!就帶到這裡來啦!」

「喔!那需要什麼唱針呀?」老闆說

我說:「他要唱柴可夫斯基的1812年序曲...」

老闆:「喔!我知道啦!來!來!請過來這邊...」老闆起身要我們到展示櫃前

「這支!這支SHURE專門唱這張唱片!」老板拿出唱頭說著

三哥問:「這隻多少錢?」

老闆笑著看著我:「蘇桑帶來的我能亂來嗎?算交個朋友吧!算2500就好了!」

三哥很生氣的說:「2500?!!!我用的唱頭一支都要要10000元起跳,你這支唱頭能聽嗎?」

老闆收起笑容望著我不知該怎麼說:「這...?」

我說:「三哥!這隻是目前唯一能唱這張唱片的唱針!不是價錢問題。」

三哥說:「我用2500的唱針?朋友知道了我會被笑死的!」

我們一聽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接下說了!

沉默一會兒,我打破沉默說:「三哥!您要聽這張唱片一定要用這唱頭,這是內行人都知道的,不懂得才會被笑!您就將就買下吧!」

「真的假的?...好吧!就聽你的吧!老闆!就買這一支吧!」三哥無奈的說著

突然三哥又說:「老闆!你們這裡哪一台唱盤最貴呀?」

老闆:「最貴的呀?最貴的目前...喔!這台可以裝三支唱臂的...砲銅車製...絲帶傳動...獨立電源...您要的話算您65000就好了!」

三哥:「這是最貴的嗎?」

老闆笑著說:「目前這台就屬最高價的了!」

三哥:「好啦!就這台了!」

我們將唱盤和唱頭搬上車,回到飯店六樓音響室...

拆了紙箱裝好唱盤、唱頭...一切就緒...

放上1812序曲唱片...

試最後一段...

砲聲隆隆熱鬧非凡,三哥終於笑了!

(請期待下一篇"三哥2")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