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去過小嚴家後才知道,歐吉桑本姓葉名X福,南州鄉人士,夫婦倆為著名精修裁縫車師傅,遠近馳名,因買地建屋故租借小嚴家暫住。

葉老先生受日本教育,因此行為觀念與老一輩日本人相彷,做事細心對品質要求近乎苛求龜毛。

他喜好書畫古董,收集不少字畫,其中尤其雙管齊下大師蔡元亨老先生的作品是他的最愛,蔡元亨大師也是他的好友,因此葉老先生家中掛的幾乎都是蔡大師的作品。

葉老先生是標準大男人,在家裡他的話就是聖旨,葉老太太、女兒、女婿無人敢拂逆!但對外人十分客氣有禮,讓人覺得他非常誠懇好客!

以上是對葉老先生的一些印象,

話說葉老先生搬進新屋,當然必須安置他的音響囉!他打聽到一位作工精細的徐姓木工,此木工師傅為聞名全省"慶祥魚丸"老闆徐慶祥大公子!亦是名畫家徐式禎的大哥;他不願承父業,因興趣而習木工,出師後自立門戶亦闖出名號,葉老先生特登門委請為他做一音響櫃!

葉老先生的音響櫃要求全部使用高級檜木,兩側木製拉門式(老式電視機ㄧ片一片相接那種拉門)...

幾天之後,音響櫃做好了!徐老闆打電話邀請葉老先生驗收,葉老先生二話不說騎上那台富士霸王125cc機車,直奔徐老闆處去了!

徐老闆見葉老先生到來忙著迎出大門,嘴裡直招呼著:「歐吉桑!裡邊請!裡邊請!...不好意思!大熱天還讓您跑一趟...」

葉老先生停好車子,笑著說:「你手腳也真好呢!這麼幾天就做好啦!」

「哪有啦?是歐吉桑要的,我特別抽空為您做!」徐老闆客套的說著

葉老先生聽了後說:「還真麻煩你了!你也很忙,我看看如果沒問題就麻煩你送到我家去!不要耽誤您太多時間!」

徐老闆:「沒關係!您難得到寒舍,多坐會兒啊!」

「不用啦!等您有空再來也可以嘛!東西在哪兒?」葉老先生邊張望著說

徐老闆忙說:「喔!好好!在裡邊,小心走...」

徐老闆於是帶著葉老先生走進屋後的工廠。

工廠裡機械鋸木聲音ㄧ陣又一陣非常刺耳,徐老闆帶著葉老先生走到剛完成的音響櫃前,葉老先生前後左右仔細的端詳,又東摸西摸的裡裡外外摸過ㄧ陣子,由於工廠裡噪音很大兩人無法清楚交談,於是葉老先生示意到外邊談,徐老闆點點頭跟著葉老先生走出工廠。

出來工廠外,耳根子總算清靜些了!葉老先生說:「徐老闆!這音響櫃作工不錯,我有合意!但油漆部份我另找個師傅來做您不會反對吧?」

徐老闆忙說:「我了解您的意思!本來我是有找ㄧ位油漆高手要做,既然您自己找好那我就照您意思囉!」

「油漆高手?」葉老先生說:「你有請油漆高手來做這櫃子?」

徐老闆點頭:「是呀!不過您已經請人了那就算了!沒有關係啦!」

葉老先生說:「你知道我這個人個性的!我要求很高,錢花多少我倒無所謂,你倒告訴我這高手是哪位呀?」

徐老闆說:「我看算了啦!您已經找好人了!高手是誰並不重要啦!」

葉老先生忙說:「我只是心裡有個人選,還沒問人家啦!我是想你們比較專業可能這高手我也會合意也說不定,說來聽聽無妨啦!」

徐老闆看著葉老先生說:「我這是個老師傅,也是好朋友,我如果遇到有高檔的油漆工作,都是請他來幫忙,做過的主家每個都讚不絕口,十分滿意的!」

葉老先生笑笑說:「真有那麼厲害嗎?是誰呀?」

徐老闆說:「就是水生師!」

「啊!水生師呀?」葉老先生驚訝的說:「我就是想請他的呀!」

徐老闆:「那您...?」

葉老先生說:「那就拜託你啦!我就不用去找他了!」

經過約莫一個星期,徐老闆將葉老先生的音響櫃送到葉宅...

老先生夫婦趕忙清理出要放置音響櫃的地方,

徐老闆與工人合力將音響櫃搬入屋內,按老先生指示放置妥當,

葉老先生的音響櫃是原木色,老先生看了看,又摸一摸,點點頭說:「嗯!大師傅就是大師傅!很好!很好!這種處裡手法很細緻,角落、內外都不馬虎,漆路均勻又不搶原木風采,果真名不虛傳呀!哈~~」老先生滿意的笑著。

當老先生試著拉動拉門幾次,老先生突然皺著眉頭說:「咦?這門...好像不太順喔?」

徐老闆立刻趨前也試拉幾次說:「嗯!是不太順!可能是油漆後間隙變大了些吧?」

老先生說:「你要送過來沒試試看嗎?」

徐老闆:「對不起!我沒想到有問題?」

老先生說:「咱們都是工夫人、技術者,做事怎可馬虎呢?產品出門前一定要測試到完全沒有問題才能交給客人,像這樣在客人家出狀況不是很沒面子嗎?」

徐老闆連忙道歉:「對不起!我馬上載回去處理!」

老先生說:「這樣啦!你順便再裝上輪子,因為我這裡雨季有時會淹水,需要移動到較高的地方。」

徐老闆:「好的!這沒問題!」徐老闆說罷便與工人將音響櫃抬上車運回去了!

翌日,徐老闆將音響櫃送到葉老先生家,老先生夫婦檢查後很滿意,並付清音響櫃的錢。

葉老先生很高興說:「不好意思!這麼麻煩你,來啦!請這邊坐一下!我教內人準備茶水...」

徐老闆:「歐吉桑!不要客氣啦!我馬上就要回去,不要麻煩了啦...」

葉老先生說:「你難得來我這兒,稍微休息一下,喝杯茶嘛!」

徐老闆眼看老先生這麼熱情盛情難卻說:「好吧!不好意思!那我就打擾了!」

安坐下來後,老太太端出茶和水果來,老先生喝一口茶說:「徐老闆!我發覺你們現在年輕人做事,和我們年輕時差很多!」

徐老闆:「怎麼說呢?」

老先生:「以前呀!我們當學徒時,針車修理好後,師傅一定要求我們測試,測試完後師傅還要一再測試幾次後確定沒問題才叫我們送到客戶家去!如果被師傅檢測到有問題,那不是罵而已呀!隨手拿起工具就往我們腦袋敲下去!當時當學徒真的很可憐啊!」

徐老闆笑著說:「這我聽我爸他們說過,以前的師傅都很嚴格,徒弟做錯事除了會遭師傅毒打有時還會不給飯吃呢!」

老先生說:「當初真的很痛恨師傅,感覺師傅很沒人性、很殘暴,但是學成出師後才會發覺如果師傅對我們沒嚴格要求的話,我就沒有今天的好生活了!所以幾十年來ㄧ直對師傅心存感激!」

徐老闆感嘆的說:「現在的學徒呀?師傅還得巴結他們,不時要哄著他們,哪能打罵呀?時代不同了!師傅難為呀!」

老先生:「所以呀!現在要找到好東西很少囉!現在台灣的產品都是2266的,唉...」搖搖頭說著

徐老闆感慨的說:「是啊!外國人ㄧ看到台灣製就說這是廉價品!劣質品!很諷刺呢!但我們又能怎樣?」

老先生:「要怎樣?從自己做起呀!難道你也要跟人家ㄧ樣嗎?」

徐老闆驚覺:「啊!對呀!我怎麼那麼笨呀!我知道啦!歐吉桑!謝謝您!我要回去了!歐巴桑感謝您的招待!」

老太太笑著說:「噯呀!沒什麼啦!再坐會兒嘛!急什麼呀?」

徐老闆就這樣揮別葉老先生夫婦,開著貨車回家...

 

徐老闆到底知道了什麼?

他從葉老先生處又領悟到什麼呢?

您看完之後又得到什麼呢?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