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 X-1800SD.jpg

卅多年前,我還在高職唸高二那年,我一位嚴姓學弟帶我到他家裡玩,他住2樓,可是他們家1樓客廳擺著許多音響器材,大喇叭、音響櫃、最令我著迷的是放在音響櫃上頭的一台TEAC盤式錄音座,在當時這種東西除了大型錄音室和廣播電台外,一般家庭根本看不到,因此我一直好奇的看著這台盤式座。

 

「少年耶!你看啥?」身後突然有人說話,我嚇一跳回頭ㄧ看,一位身材壯碩的歐吉桑笑著對我說:「你要找誰呀?」「我...」我像被抓到的小偷般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歐吉桑很慈祥說:「來這邊坐,來!來!坐啦!」他拉我坐到沙發上,看我穿著學生制服,制服上還繡著學校和姓名,

「喔!你是小嚴的同學呀?」歐吉桑笑著問,

「嗯!」我點點頭

歐吉桑又問:「你讀哪一科呀?」

「電子科」我告訴他

「電子科呀!不錯啊!難怪你剛才一直看著音響,很有興趣吧?」歐吉桑這麼說著

我問:「歐吉桑!您也是學電子的嗎?不然怎麼有這麼好的音響?」

歐吉桑一聽哈哈大笑起來,露出他僅剩的幾顆牙說:「我呀?我是專門修理裁縫車的,修一輩子了啦!」

「這些都是我女兒幫我買的!她知道我喜歡玩音響。」說到她女兒他喜形於色,似乎對這女兒很疼愛,

「喔?那您女兒是做什麼工作的?」我想著要買這些音響要花很多錢,那他女兒一定是大老闆,

歐吉桑看著我驕傲的說:「她在台北開美容院啦!有很多影歌星都是他的客人!」

我頭ㄧ轉視線又落到那台盤式座:「歐吉桑!那台盤式不少錢喔?」

歐吉桑說:「那是第2台了!還有一台AKAI我用了十多年了!我拿給你看!」

說罷起身打開櫥櫃的門,拿出一台用紙箱包裝好的盤式座:「就這台啦!」

歐吉桑拿出一台還算很新的盤式座,我問歐吉桑:「這台壞了嗎?」

歐吉桑說:「還很好用啦!換過一次皮帶而已!」

「那為什麼不用又買新的?」我問

「我女兒說新型的功能好所以又買這台TEAC。」他答道

我看著嶄新的紙箱懷疑著說:「歐吉桑!你連紙箱都還留著呀?」

歐吉桑自負著說:「我所有的機器不管紙箱還是說明書和保證書我都保留著,紙箱外面我都還用塑膠袋包起來,我都保留原裝來的樣子!一二十年了依然像新的ㄧ樣!」

「我的媽呀!居然有這種人...」我心想著

歐吉桑說:「你來看這支喇叭,這喇叭我十幾歲時買的...」歐吉桑邊說邊拿出他的工具袋,歐吉桑的工具袋是ㄧ片粗帆布(舊式書包那種帆布料)車缝上一個個大小袋子,插上各式螺絲刀等工具, 他的工具都很舊,但是都閃閃發亮,木柄部分都因使用年代久遠,隱約都有手指的凹痕,工具看來就是乾淨有條不紊的!

他取出ㄧ支螺絲刀拆大喇叭螺絲...

不一會兒功夫,喇叭後板就拆下來了!拿出裡面的棉被,一支12吋喇叭鎖在前障板,整支喇叭像新裝般,沒有生鏽,沒有脫漆,磁鐵部分還蓋個圓形鐵筒,鐵筒上清楚的印著ONKYO,規格忘記了!喇叭單體鐵架上還有2支把手閃閃發亮,

我驚訝的問:「歐吉桑!您說這買幾年啦?」

歐吉桑說:「大約三十幾年吧!日本時代我當學徒時買的!如果以稻米換算當時價錢這支喇叭現在可以買一棟樓房了,當初一斗米才幾毛錢(好像)」

我又問:「可是為什麼還這麼新呀?」

歐吉桑:「喔!我剛買來時我就在所有金屬部分塗上凡士林,所以能保持到現在像新的一樣不會生鏽!」

我佩服的說:「歐吉桑!您真的很厲害ㄋㄟ!」

歐吉桑說:「我連原裝喇叭紙箱都還留著呢!」

我張著大口:「喔~~!」

歐吉桑把棉被又塞進喇叭箱蓋好後面板鎖上螺絲,擦擦額頭的汗,站起身說:「這是工夫人基本工作啦!現在的功夫人、師傅都沒有這種觀念了!唉!難怪台灣做的東西會那麼差!」歐吉桑感慨著搖頭嘆息。

歐吉桑的處事態度給您什麼感覺?回應一下讓我們分享吧!(待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