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001.jpg

  根據我的資料,Capitol(前身是Audio Devices)和Transco這兩家美國公司在全世界製造唱片鏤刻用的空白漆盤(Blank Lacquer Disc)市場中,佔有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比率。其中Capitol擁有的市場較大──約略是百分之五十五到六十比率的程度。最近,我跟隨其業界會員們一起到Capitol設在維吉尼亞州溫徹斯特的工廠參觀,文中所附帶的照片就是在該地拍攝。(這些照片我不敢居功,那是由一位專業攝影家且受聘於旅行隊的Tomas Bancroft所拍的)。

鏤刻車床

  空白的漆盤當然是蠟膜或錫箔表面的新式代替物,鏤刻原始電唱機和留聲機唱片的第一步工作就在這表面上進行。新型的切琢(鏤刻)設備是一部裝置有精密鏤刻鑽頭的重型螺齒驅動式(Worm-Gear-Driven)車床(見圖一)。鏤刻唱針是一顆極小而頭部刻面複雜的鑽石,工作時它被加熱,以軟釋其透過漆質材料的工作流道(Passage)。這時候鏤刻頭的螺管(Coils)由於務須消散龐大的熱能,經常都以川流不息的液態氦加以冷卻。

At-002.jpg

漆盤特性

  利用上述設備製造出來的漆盤唱片是用來製作壓製塑膠唱片的金屬模子。雖然它們具有非常良好的拾音重現能力,但並不準備用做一般播唱之用(請注意,一般唱頭的唱重和阻尼都是針對塑膠質,而不是漆質唱片加以設計的,如果竟然用上了,必然會產生某些高頻區域響應不同的結果)。當我們那樣作時,漆質唱片所表現出來的音質,是非常不可思議地完全沒有一絲噪音──絕絕對對具有當今所有通用的錄音媒體中最優秀的信噪比(S/N)、可鑑定(Audibly)和可測度性(Measurably)。那麼何以我們不將塑膠唱片改用漆質唱片?可惜的是,後者在實際播唱情況下,由於質地沒有塑膠來得堅實,非常的不耐用,以致無法加以考慮。

漆盤的信噪比

漆盤要有良好的信噪特性,當然必須配合良好的母帶(母帶噪音稍後您會知道,它經常支配了所有漆盤的良窳)和出色的電子系統,以及刻琢唱針與漆質材料之間密切準確的交互配合工作。那麼,不受母帶噪音影響的漆質母盤其噪音有多麼的「寧靜」?Capitol的說法是這樣: A級重量下,測出來的典型信噪比是65dB。你會說,這種水準一點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事實上,所有一般的錄音用磁帶媒體也會有這種能力。但是兩者有點不同,錄音用磁帶的信噪比是在相當接近於其飽和點的錄音電平上測定出來的特性,而漆盤的性噪比卻決定在每秒3.54公分的錄製速度上──的確是相當中庸的速度水準,我們知道,一般商界唱片的錄製速度都超過每秒20公分的速度。某些較好的唱頭(不是錄音系統唱頭,是指消費者使用的唱頭,它們的拾音性能直接限定了唱片的上限電平水準)在不是播放特殊高頻的情況下,甚至都有能力正常的工作於每秒30公分的播放速度而不失循。因此,漆盤如果在每秒3.54公分的速度能有65dB的信噪比!就是相當於每秒20公分的速度能有80dB的信噪比!見到這個數值,你心裡就能開始明白漆盤媒體事實是多麼的寧靜了。

漆盤低噪音的成因

  從基本觀點分析,漆盤特性如此寧靜,是因為其槽壁非常平滑,而且其鏤刻紋理細緻得只有最精密的掃描電子顯微鏡才能加以分解辨識。這種毫無瑕疵的光滑要歸功於作用在漆質材料上的加熱唱針。我雖然不十分清楚,外界所加的熱到底是透過鏤刻唱針真的溶化了漆質,或者僅僅是去軟化它,而使鏤刻唱針能輕易完成順利的刻琢工作。不過我確知,鏤刻工作如果要達成低噪音的目標,必須配合以嚴格正確的唱針溫度。(事實上,由於刻琢漆盤內層音槽的線性速度較低,從外層到內層所需要的刻琢溫度並不一樣,因而勢非採取一項折衷值不可)。

如何製造良好的漆盤

  如何製造良好的漆盤?空白漆盤是一張相當引人注目的產品,它平滑如鏡,堅而硬,且有誘人的化學香味。說來平滑如鏡可以使鏤刻工作做得比較精細正確,附帶的,這也可以做為槽壁需要磨光到何種程度的一種指標,但並不是最重要的一項特性。使用新式的刻琢車床工作時,最重要的因素是漆盤必須平直得完美無瑕,如果刻琢唱針所錄製的平面或高或低,刻琢出來的音槽就或深或淺。這一來影響甚大,因為漆盤上較深的音槽勢必得分離遠一點,便形成很難以決定適當的平均音槽間隙,也很難決定盤面究竟能累積多少條音槽(也就是節目會有多長)。此外有人研究到,由於刻琢頭將有相當程度的寬裕量任其或上或下,一個不平直的刻琢平面可能會引起一種輕微的「失真嗚聲」(Warp Wow)。

漆質材料

  製造良好的漆盤還需要其他什麼來配合?有的,我們要知道,切琢唱針的動作深受漆質材料所呈現的順應性和阻尼性所控制,因此整個系統要能平順的執行工作,就需要將所用材料經過正確的組合和匹配。基本上漆質對於刻琢過程的壓力應有正常的承受反應;就是說,正當刻琢某一音槽時,它必須能把外力整個接納儲存起來,而不致使刻琢唱頭超越到鄰近音槽,造成所謂的「音槽迴返」(Groove Echo)現象。更進一步的,漆盤整體對刻琢溫度也必須有一致的反應,否則刻琢工作會進行得十分差勁,被唱針切割下來的漆質細絲,也將很難乾淨的離開音槽,尤其漆質材料的堆積物更會時常焙附於唱針上,斷壞音槽。此外,漆盤外表當然也不容許滲有雜質和不規則物在上。

 

  以上我們所談到的,所有那些要求可以說已有相當的了解與認識。可是我們偶而還是會碰到古怪的問題。例如最近有某家唱頭製造廠商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們發覺某張測試唱片的立體分離度有問題。進而研討推論說是因為漆盤和刻琢唱針間的交互工作特性不良所致。這問題很令人頭痛,因為明顯的,太多因素牽涉到不良的刻琢情況,比如說有從刻琢器傳來失常驅策脈動的因素,也有刻琢音槽的涵蓋角(Included Angle)改變的因素,這些都不是一般工作情況下所能預見而設法防止的。

漆盤的製造

  如果要了解製造空白漆盤事實上也許非常複雜,可是粗略看起來的確是夠簡單的。工作從一張鋁合金開始,表面先被打光或磨亮,其次根據製造者認為何使哦方式來加以清潔和化學處理。再接著就是加上漆質,漆質由氮細胞基質和許多不同(通常是專利)的添加物組合而成。製造方式是大批大批的一起生產,經過濾淨,再經過炭酸氣處理,然後才儲存在特殊貯槽內,以維護其高度揮發成份的穩定性,一直存到即將取用為止。

 

At-003.jpg

  製造漆盤要有一道覆膜(Covering)手續,英國的唱片系統先驅Cecil Watts會因其離心系統的原始結構而獲致盛譽。據報導,其所製造的外模是薄薄一層,必須把每一張漆盤都浸漬一段非常準確的時間,又必須將它們拿出來以整個晚上的時間進行一種不受汙染的處理。Capitol的處理技術(我們並未獲准參觀)則勝出多多,它的覆膜步驟只有一道手續,而且每一面只需要一秒鐘左右的時間。漆盤兩面都覆膜完畢後,便進入一條浸漬通道(見圖3),該通道的溫度與清潔液質被嚴密操縱著。之後,一切就都峻事,剩下來的只是檢驗,打中心孔和包裝而已,而這些手續都有賴於無塵室的環境和人工處理的警覺性來相配合。

At-004.jpg

進行檢驗時,空白漆盤案唱片規格的不同而被依依存入雙面可用和單面可用的分類架上。最後,我們可以想像到的,當然時常會接到許多使用者對其產品工作性能與滿意程度的反應和意見,而這些都會被慎重的處理。

  當我們在該地參觀時,Capitol允許我們瀏覽一下溫徹斯特壓鑄工廠──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項寵遇,因為我從來沒有如此輕易的被允許一窺堂奧。雖然我自己稱不上壓鑄工廠的極端崇慕者,但確實也曾因它們的遭遇而引起一片真誠的敬仰心理。試想,他們一直都在刻意要求唱片的每一細節都要毫無瑕疵,可是恐怕到了就要大量生產的半途階段,他們甚至連試聽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At-005.jpg

唱片壓製

  許多人已經知道製造唱片過程的細節,不過我可以在這裡呈現給大家許多外界很難得一見的第一手照片。我們從照片4可以看到漆盤的「另一半」。照片中操作員右手上的漆盤正和相當薄的金屬外膜分離開來。金屬外模經由電子蝕刻製造,被叫做「金屬母模(Metal Master)」是漆盤的負性翻版。它接著又經由電子蝕刻製造出實際上可以放在唱盤上播放的金屬唱片(圖五),這樣作是為了便於檢查缺陷。當一切都修改完成沒有問題後,才用它來蝕刻,製造你在市場上買得到的各面鑄模。

 

At-006.jpg

  然而,固定在壓鑄機之前,金屬母模的邊緣要經過修理切齊,以便塑造唱片邊緣的外部輪廓。它也需要在音槽螺的中心位置打上一個洞眼(見圖6),請不要奇怪我為什麼使用「準確」這個形容詞,因為我自己也有一批偏心的唱片,令我深惡痛絕。從工廠這段處理過程看來,只要操作正確並不可能產生失誤現象。

At-007.jpg

  製造塑膠唱片的壓製機變得愈來愈趨自動化。我所見到的那一套機器,幾乎只需要一位作業員,工作是撿起那些製造完成而成堆的唱片,再驅車載走。而這就是檢查、包裝和你那充滿希冀而戰慄的手終於擁有漆盤子子孫孫之前,所必須勞神去做的唯一一件「大事」。

轉載音響技術第4期 APR. 1976 唱片的製造過程=Capitol工廠參觀後記/原作者 Ralph Hodges/翻譯 王家何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