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16-001.jpg

  許多年前就常聽人說高雄有很多很多「金礦」。說甚麼又多、又便宜、看不完、買不完、包你滿意......。當時聽那講的人說得天花亂墜,口沫橫飛加上滿臉得意的樣子,使我羨慕的「要死」。心想: 哪天到高雄去,非買它個痛快不可。從此天天懷著一個「淘金夢」。並且天天盼望能夠儘早實現這個「黃金夢」。

  一年半前,在聯招的招手下,帶著複雜的心情(含著眼淚帶著微笑)來到了高雄。由於高雄人地生疏,使得我那偉大的探金計畫進行的極為緩慢。經過多方探聽,蒐集各方資料,加上一個多學期的時間,終於畫好「寶圖」乙張。上有寶藏數處,其蘊藏量當然不盡相同。最「菜」的首推高雄公園路,早已顯出枯竭之態,像我這種志在「大金塊」的電子蒼蠅,對這種要死不活的地方,每次都有「不如歸去」之歎。相反的,使我掂念不已的則是台南的灣裡。其蘊藏量之豐富,依據我個人的使用量來估計,大概夠我用上一百多年。(最符合我活到老學到老的哲學。)

  在破爛堆中東看看西看看時,你必定會發現自己的知識真是淺薄的很,自己的那麼一點知識,在破爛堆中竟然經不起考驗,簡直到了「一看三不知」的地步。所以每次想去翻破爛時,總是先翻翻書架上的幾本書,免得到舊貨攤中越看越覺得自己渺小,一旦失去信心,那可真划不來。

  破爛的內容可真雜的很,有電子類、家庭電器類、馬達類、汽車引擎類......。有人以為這些破爛式從拆船廠的破船拆下來的。其實不然,這些破爛是從日本、美國或其他國家,以廢鐵的名義進口,解體後再運到工廠,然後再由各工廠作各種不同的利用。

  破爛堆中有的是各式各樣的零件,因此其「利用率」也就因人而異。像我個人目前對真空管一點興趣都沒有,因此所擁有的四、五十個真空管也像老周一樣整整齊齊的擱在床下。我也「一時衝動」地買了一架示波器,要修嘛,沒有把握,拆嘛,又覺得可惜,所以只好又往床下送,待他日「功力」如何再做打算不遲。其他如大黑豆、TO-5、TO-3、T-66型電晶體、Zener、IC座、精巧6P開關、SN74系列IC,更是愈積愈多。其他在電料行不易購得的有:TO-5專用輻射狀散熱器、3.3u塑料電容、熱阻係數良好的陽極化鋁絕緣墊片、精密電阻、光電晶體(Photo Transistor)......多多。

  我曾依本刊第四期五十八頁的線路圖裝了一部擴音機,上面的uA741、2905、2219、2955、3055都是從破爛中拆下來的,電晶體都是MOTOROLA廠出品。其中二枚2955在破爛堆中是可遇不可求的哩,能夠找到,還得算你運氣好呢。電源部分也是舊貨,變壓器24-0-24 4A加上一大型橋式整流子和二個10000u50V電容。有人問我幹嘛用那麼大的?我說:「你的問題可真難回答,但我想這可能跟有些人『堅決』認為0.01%失真比0.02%失真好聽的道理是完全一樣的」。我既不是唯真派,也不是唯美派,而是道道地地的神經過敏派。最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後極Amp.的外殼是一重達九公斤的純黑色機箱,面板除了二支大把手之外,別無一物,挺壯觀的。拿回家和Garrard 0-100SB擺在一起,更使得我那陋室生輝。爾後每想起這架黑金剛,精神就為之一爽。

  在我那一大堆晶體中,有耐壓達200V者一枚,當用Curve Tracer發現其耐壓如此高時,馬上錢包一拿,再度前往搜索,要是能夠找到二、三十的話,我也想來個150W+150W過過癮。可是卻敗興而返。這就是前頭說過的「可遇不可求」也。[編註]: 本刊隔壁的泰成行前些日子弄了450伏的晶體數千個,您沒碰上真可惜!

  現今是講求Stereo的時代,什麼東西不是成雙就得成對,叫我裝個單聲道,我是一百個不願意。所以從破爛中拆下來最「夠力」的晶體──MJ802、4502也就一直不能唱歌。其他偶爾一見的尚有: IC723、LED、Voltage、Regulator Cds、Darlington、Transistor......。

  有些線路板上標出了出產國別日本製的不用說,明眼人一看就曉得,其中大概以美國產品最多,但也有英國、加拿大和瑞典的東西。有些則標明了生產日期,就我所曾接觸者而言,以一塊一九七四年四月的線路板為最新,記得上頭的主要零件是二枚uA741。

  至於價錢問題,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談的;要告訴各位的是: 舊貨攤並非超級市場,也不是不二價的地方,所以要怎樣買,只得請各位「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還有就是前往舊貨攤時,別忘了多帶錢,所謂「不怕貨不多,只怕錢不多」。自己心愛的東西,只因錢不夠,眼睜睜的看著被別人抱走,那不是很煞風景的嗎?

  高雄市電子蒼蠅的天堂,是的,一點也不錯,筆者為了想和各位共享起見,現正擬一「征服高雄」計畫,準備利用課餘時間,騎遍高雄市的大街小巷,蒐集完整資料,重新繪製寶圖,等這神聖任務完成後,再向各位報告。再見!

  PS: 告訴大家一條通往寶藏的路線: 由台南火車站搭公車到西門站,換24路公車直奔終點站,往回走,經過一橋,就可望見那連綿不斷的「礦床」。祝運氣好。

轉載音響技術第16期 APR. 1977 電子蒼蠅話破爛/舒 伯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