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07-001.jpg

音響●音響技術

  現代Hi-Fi音響的組成,固脫離不了電與電子,而要懂音響似乎也該懂一些電阻電容或電抗的名詞與作用。然而我們要說的是: 現代Hi-Fi音響技術的範疇絕不止於電子電路。

  因為在電路原理中,諸如增益、靈敏度、訊噪比、串音、失真的解釋都還算單純,而在現代Hi-Fi音響裡,卻可能有著更繁瑣的涉及電氣特性以外的定義相關。舉例說,在音響器材特性表上常常可以看到得一個名詞──加權(Veight),如果我們不從聽覺原理去分析,在電路學上無論如何是求不到答案和難以理解的。

  職是之故,雖然我們明知「音響技術」月刊之發行,如果在實作電路上予以加強,必可使本刊的銷路大增。然而為了更健全的知識的發展,我們仍不得不有所固執,對完整音響知識的報導與論述不敢有所偏廢,對國內外產品動態的引介更加重視,甚而至於在可能的範圍內,我們要對某一生產銷售上非常成功的產品,在其商業策略上加以剖析,因為我們覺得唯有這樣,才可發生促進國內音響工業發展的力量。

  因此,如果允許「音響技術」有更長一些的刊名的話,讓我們叫它做「音響●音響技術」或者會更確切些。

中華路的品質

  提到台北中華路,有許多人總會對它投以不信任的眼光,覺得在那裏買不到好的東西,我們如若認真檢討一下,實不能對此現象有所苛責,因為中華路各電子零件行的生意有以下特性: 

  需求方面: 主要的對象,為一般青年學生,由於經濟能力有限,且所買的電料零件,多供學習之用,所以售價低廉而品質堪用是第一條件。

  供應方面: 不管是站在服務或生意的立場,為適應以上的需求,自然力求供應廉價電料零件,而至於品質的問題,則由電料零件本身種類多,數量多而單價低的獨特性質,難以做到必要程度的管制。

  從以上供求雙方面的檢討,我們深知市場的健全與否,供求雙方都應共同負責。這種情形,在電子零件市場上表現得特別明顯。因為現代電子零件,都是大量生產方式下的產物,一天數萬數十百萬的出廠,除去少部份因瑕疵故障而為廢品外,其他所謂品質的好壞,往往決定於某一特性或數據特性的均勻程度。然而,對於一個對象不一的零件零售店而言,精密的分級工作不僅不可能,即使可能也沒有什麼意義。

  另外在其他金屬沖件或電線接頭方面,各廠商雖有製造規範或標準為其依據,為了適應市場的普遍需要,不得不在機械或電氣精度的要求上,略於降低標準,以使價格更為大眾化。

  最近本刊同仁曾訪問了南部某某專製Hi-Fi音響使用的各種附有插頭插座連線的廠家。該公司產品由於專門供應國際名牌音響產品配用,品質之精良,自不在話下,而國人自日本、香港輾轉將國產品當舶來品買回的趣聞亦時而有之。然而像這樣一家公司,他們也大量產製普及價廉的產品與其高級品併行於市。如果就某一角度來說,普及品當然是「不合規格」的。他們這樣做,最主要的一個理由就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完全合於規格的產品」,而這個理由的基礎,當然就是經濟和實用。

  綜上所述,讓我們回溯中華路的情形,雖然他們所賣多是價廉而品質不一的零附件,但是我們如果想一想,哪一個自己裝的老手,不曾是台北中華路的常客?我們可能會對那些耐心地為您找尋5K、10K、20K電阻每一個只賺五分一角的服務人員感到由衷的感激。至於您所買到的2N3055是不是合於自己的需求,就端賴您對這個元件的認識如何而定了。總之又要便宜又要好,除非有人在這中間做了犧牲,總是難求的。

請給讀者正確的知識

  近二三年來,音響像風一樣地吹襲著台灣。這當然是一件好事,至少比浸沉於聲色犬馬要好多了。

  但是正由於音響像颶風一樣地吹來,受之者莫之能禦,音響知識即成迫切需要,各類音響刊物應運而生,或者不是音響刊物也增加了音響的篇幅。不管這些知識的提供,是基於傳道解惑抑或是做為爭取音響器材廣告的媒介,都應算是極其自然的事情。而在這種自然的發展中,如果我們希望音響事業(文化事業之一)能夠在我們這個禮樂之邦裡生根,那麼我們願意在此鄭重呼籲:「請給讀者正確的知識!」

  什麼是正確的知識?它是隨著技術在演變的。過去,唱盤愈重愈好,而今不然了; 過去一個既定容積的室內所需的擴大機功率,可經過公式概算出來,而今也不然了(除非是喇叭製造廠的建議): 過去喇叭重「共鳴」,而今尤其不然了。然而也許是由於「音響論」過於氾濫之故,這些過了時的知識,仍然不時出現在談論音響的文字裡。我們深知傳播工具影響市場之大責任亦重,日本人在前數年中會傾全力去發展四聲道,一半的責任應該推給在日本非常發達的音響性月刊。而四聲道的結果呢?產銷與消費者同蒙損失。此不爭之事實可為我們所殷鑑,願與我同業者共勉之。

轉載音響技術第7期 JULY. 1976 技術人說話/音響 音響技術●中華路的品質●請給讀者正確的知識/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