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18-001.jpg

天大的差距

  大多數人再談到中國傳統技、藝的沒落時,都有一種理想,怨師傅授徒喜歡留一招,這樣經過幾千年下來,菁華自然就失傳了。

  仔細,冷靜地想一想,師傅授徒留招不可怕,可怕的是為徒者唯師是從的觀念。尊師重道是我們固有的美德,然所尊者應為師之人格修養,所重者為道德理性,而技藝學能本身應當是可以而且應該青出於藍而深於藍的。反觀數千年來,中國師徒間的關係卻僅止於授受與模仿,徒弟拜師時莫不以學得與師一樣的功夫為其理想極致,換句話說,任何一個徒弟一開始便把師父當成完美的偶像,所謂修習者就是模仿式的學習,究竟能夠得到什麼呢?了不起和師父一樣。

  假定,源於黃河流域的中華民族確實是得天獨厚的,當世界各地都還在蠻荒落後的時後,我們已經有了許多先聖先賢,給我們足以傲視世人的文明。但世界是進步的,人類的智慧是擴張的。幾千年來,我們一直把過去的當成最好,神化人,神化已不復存在的境界; 而典型的西方文明卻永遠走向未來,所以愛迪生沒有教洋人做FET做C/MOS,但洋人做了,牛頓沒有教洋人登陸月球,洋人卻硬是上了月球。這是何等大的差距啊!

  正因為有這樣的差距,所以阻滯了我們做以前所不曾做過的嘗試。難道Jams Last把卡門演奏成那樣,真是對比才的一種冒瀆嗎?如果不是,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嚐試著也改變一下自己呢?

讓我們說聲抱歉

  自從ESS功率擴大機之分析與試製開始,音響技術走進了一個動態性的工作,對於辦雜誌而言,這是一件相當沉重的負擔,就拿每邊150瓦的ESS來說罷!我們透過了關係,把MPS-01、3440、5415及MJ410引進,所以我們方克有ESS仿製的熱潮,但此事並不簡單,這可從我們曾慫恿了幾家廠商,請他們接替這點工作,卻引不起興趣可以看出,此中當然與利潤有關,卻也不盡然是利潤的問題; 其次,我們曾經約略地做一統計,在後級的試作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我們平均耗費了兩個小時來做說明或疑難的解決,另有三分之一的人,平均有三封信以上的來往(每封信在千字以上)。僅此數字,就令自己吃驚。當遇到一些不是很容易解釋的質問(例如有人說所有的書上皆說在電源處一點接地,為什麼音響技術偏偏主張前端接地?),而對方又不存心深入探究這個問題時,編輯部同仁們只好哈哈自嘲; 自找苦吃!別人說在電源處一點接地(其實也沒有錯),你也跟著說在電源處一點接地,不是一點事也沒有嗎?

  我們是一群非常期望有「反面想法」的年輕人,但這種想法必須堪與提出來公開討論才算「想法」,可是在我們的社會,這種觀念遲遲不能建立,於是除去有形的負擔之外,更有著無形的負擔。假如這些僅止於私下的討論,能夠變成雜誌內容的一部份,這豈不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嗎?

  編雜誌,應該服務讀者的前提是正確的,但我們永遠把「全體」看成第一位,而個人問題的答覆則居於次。因此,儘管我們仍然盡力而為,但是在我們負擔日益沉重之際,請恕我們對沒有獲得滿意答覆,甚至「石沉大海」的朋友們說一聲抱歉!

轉載音響技術第18期 JUN. 1977 技術人說話/天大的差距●讓我們說聲抱歉/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