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34-001.jpg

  高中聯考試題外洩案終於爆發了──其實這是遲早和看法的問題──一時之間,輿論頗有些兒譁然。但是時過一月,一切事情又都平靜下來了,好像在這兒從未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

  這樣的演變,是可以想像得出的,因為報紙上的通訊、特稿、專訪、評論和讀者投書,多只站在法令公平的觀點來看這個問題。洩題案就是洩題案,很單純的,只要聯考單位加額錄取,把除了那倒楣的數十名培元學生和家長以外的考生擺平了,而政府機關則只要在徹查之後,給予失職或違法的人予以適當的處分或起訴,一場風波便這樣地平息了。至於明年,明年究竟還會發生些什麼事情,誰也不會(無法?)去料想它,反正類似的洩題,大概是不會發生──至少補習班有了警惕,絕不會呆到像培元那樣,將試題打印分發學生熟記之後,並令其銷毀──而槍手案更只能依賴從嚴「查緝」,以防疏漏了。

  事情就是這樣年復一年地過去的,雖然今年四月間,前教育部李元簇部長曾經懇切地呼籲消滅惡補,並且說:「惡補之害如同吸毒,愈是在都市,惡補的痕跡越在學生臉上出現『面黃肌瘦』的悲影。而至今日,教育當局付諸行動的又有多少?而那些行動中又有哪些是針對『吸毒』的後果,而不僅是為了對於論有所交待而發?

  更不幸的事是,有些時候輿論本身是相當矛盾的。記得去年輿論界非常熱衷於聯考存廢問題的討論,最後的結論是聯考已行之有年,在未找到更好的方法用已取代之前,聯考仍宜繼續維持。然後,到今年初,輿論又開始反對、攻擊並希望政府取締惡補。矛盾的事情是: 你既一定要那樣地「考」,又怎能教我不這樣地「補」呢?在這裡,我們也許不敢這樣肯定; 有聯考,必會有惡補。但至少我們敢於這樣說: 只要聯考的出題方式一天不變,且一天固執於電腦閱卷的「科學」,那麼考生們死記填鴨的求學方式就一天不會改變,惡補只是考生們用已死記填鴨的『有效方法』之一罷了,只要他的目標是在聯考,那麼禁絕了有形的惡補之後,無形的惡補必仍繼續蔓延而擴張其害。

  李前部長所看到的惡補之害,雖只是形體之害,卻已使他如此地深惡痛絕,事實上,年輕人形體上的瘠弱的原因消除之後,畢竟還是比較容易康復的。但若在心靈上遭到某種程度的毒害,往往會顯得極其回生乏術。而今天惡補之害,顯然地已經侵蝕年輕一代的心靈了。試問今天五專電子科四、五年級的學生,有幾個對電晶體這樣一個最基本的放大元件有過透徹的理解?而對三用電表如此基本的工具又有幾個能夠熟練運用?及至一旦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就又推說老師沒有教!於是五年下來,在必要的時候,他們仍得花幾千塊錢進一次「傳習所」,再來一次職前惡補。

  記得在本刊十三期裡,技術人就曾如此說過: 誠然,我們過份膨脹的教育並不是頂成功的,修過網路學而不知道分音器為何物......究其原因第一個缺乏就是思考能力,這是聯考之弊,而聯考是一種制度,制度不會輕易被改,唯一補救之方,便是從教學方式上來改進,一年多來希望能結合學校教育,這是我們第一個目標......。

  而事實上,到今天我們已經發現,我們的努力,會愈來愈顯得困難,因為今天的年輕朋友們所需要的似乎只是「答案」,任何事情只求一個非常明確的答案,而不是思考的方式和解決問題的原則。

  當然辦這樣一本雜誌,使我們對年輕人的接觸可能會特別敏敢一些,正如過去我們曾經說過的,現代的電子音響技藝,其引人之處,有如強力膠一般,只要你沾上它,便會喜歡它,這是非常遺憾的事,就是在這個技藝裡,往往沒有明確的答案,其答案產生在思考、研判和實驗。而今天我們所最欠缺的竟然就是這些。

  總之,同樣的,惡補、吸毒、聯考和本刊所提倡的「自己裝」之間,也可能沒有必然的關聯和正確的答案,但我們的社會、政府和考生家長們,何嘗不可以為他們深入地想一想呢?

轉載音響技術第33期 SEP. 1978 技術人說話/聯考●惡補●吸毒和自己裝/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