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Stirling/TWW中增加超低音喇叭與超高音喇叭,對寬頻化與規模擴大進行追求達到了最高效果的「Kingdom」

  揚聲器可以說是音響的全部或者是音響的臉面的代表,同時,也是音響複雜問題的象徵,做為電動音響變換器的物理性操作特性與音質/音色等的聽感給人的印象的複雜關係,用物理學理論與技術不能說明這一事實,大概也可認為是將揚聲器處理得更加意味深長。結果,揚聲器僅作為物理學一個領域的音響工程學對象,還是不可能的,即使做為生理學的一個領域,對音響生理學、音響心理學及哲學領域的美學等方面來說,也可以說是一種極其廣闊的研究對象。而且,這些研究及解析結果都各不相同,這對音質整體的迫力是絕對不可能的,結果,決定最終評價的科學定義沒有什麼意義才是實情。然而,一般情況下,現代揚聲器的性能中,輸入及輸出特性可十分忠實地表現出來,現代揚聲器也可認為是這種類似高性能音響變換器的標準機器。因此,只是在錄音音樂與音響錄音重播方面,也許與這種物理操作不同的嶄新美學價值觀。的確,揚聲器是一種音響變換器,由於它不可能將音響塑造得與樂器相同,因此,問題還是蠻複雜的。

  一世紀以上的錄音重播機器的技術歷史,終於在最近,只根據以理論與測定為基礎的特性數據就可以判斷了,而成為聽感這種人類複雜的、美麗的二元判斷後,是無意識地在製作過程中實施的,但意識性地按製作程序進行試聽調整,是最近的事情。因此,像以前那樣,對這種想法持反對意見的專家們也不少。

  前幾天,曾有位忿忿不平的某廠家技術人員談到,就頻率特性來講我公司的揚聲器既平坦又是最高的,即使在最新電腦解析中的動態失真特性,絲毫沒有什麼不足之處,我曾購買過一樣評價較高的外國產揚聲器並進行了測定,但與本公司揚聲器相比,還是相差極大的。日本人大概對進口製品還是會帶來一種情緒吧。也有許多其他的人這麼考慮,日本的音響技術專家中,有許多人都對音響抱有錯誤的美學價值觀。從這裡可以看出他們的想法,是自己苦心製作的製品如果在物理特性的測定數據方面,只能低於外國製品的話,就不要談等學與其他理論。然而,這種人首先暴露了自己不懂音樂,科學技術至上主義者,輕視感性也是輕視人類的一種表現。這種想法將逐漸迎來越來越強大的電子機器萬能時代。舉例來說的話,可以為與餐廳及食店的食物用卡路里值與成分分析表來判斷差不多,這類人作為營養人士也許較為有力,但作為炊事班長,只能說是不了解味道的無感覺人物。這大概不該是餐廳,而該是在醫院就職的人物。唱片的音色不管好壞,也不帶任何色彩,而一味地重播才是音響,這是與料理的根本差別。料理要加工,加工正是音響的敵人。有這種想法的話就失去了音響的本來面目。音響不光是有興趣就行了!這是一種大膽的發音,有音響不光是有興趣就行了,這種想法的人物的視野不會怎麼開闊的吧?所謂無色彩的音質,是那種人用自己引以自豪的揚聲器,對自己所錄製的唱片進行試聽後,就感到自己的錄音無抑揚感、不生動,其實這是與無色彩相差很大的強烈色彩感,畢竟有人是唱片錄音的內行。即使是錄音本人,所認識到的也差不多是根據當時的監控器所準備錄製的記憶音質。錄製的音樂只能用揚聲器來試聽。因此,只要不用特定揚聲器統治整個世界,到底哪種是真正的本質誰也不能下結論。第一,現在不帶色彩的音質還是可能的,用自己製作的揚聲器能夠實現的想法是一種不像話的妄自菲薄,這只能說是瞭解音樂與錄音製作的實態,這好像不是特性中即使無差別音質也會完全不同的音響體驗。不去體驗、不去實驗,是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理解的。但音響的趣味對於無經驗的人來說是最難理解的一點,這一點是我最近深刻體會到的一點。

音響以揚聲器開始,以揚聲器終結,到底怎樣使用,才可以從中表現出使用者的智慧、感覺,甚至性格。

  揚聲器經常面對這種議論及問題。因此,這樣哪種揚聲器首先要親自試聽。如何驅動?將智慧、感性甚至性格方面都表現出來的是揚聲器。只靠使用的揚聲器來判斷使用人也很困難。然而,從某種程度上也許可了解其個姓,音響系統不管變化什麼地方音質都會改變,因此,1 meter 10萬日圓電線也有人購買。但是變好還是變壞卻是不能保證的,只知道變化是肯定的。另外,其中更換揚聲器引起的變化是最生動的。揚聲器中有著數不清的品牌、設計、構造、型態、價格,不同方面都有著一定的市場,但首先要自己決定揚聲器才可開始尋找揚聲器的樂趣。不管是AD還是CD,都是以訊源為始點,目標瞄準揚聲器。用這種途徑來選擇的還有唱機、放大器及配件,音響的始點是揚聲器,終點還是揚聲器。絕不會是因為有放大器才需要揚聲器,而是因為有揚聲器才需要放大器,將揚聲器能力完全發揮出來的是放大器的能力,但能實現全部目的的人,也就是您了。您可以說是音響管絃樂團的指揮。即使沒指揮也可演奏管絃樂,愚蠢的指揮乾脆不要還要好一些,但在優秀指揮的指揮下,即使是相同的成員,也會得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演奏充實感與高揚感,這正是管弦樂的趣味之所在。音響系統高明使用時,人們首先會感到是揚聲器優秀。當然揚聲器還是要順應使用的人,有時甚至可達到超常的效果。

  熟練使用揚聲器系統的方法有各是很個別種各樣,甚至可認為是十個人有十種情形。廠家生產的系統不加任何手段只是充分使用就已經是艱辛路途了,但在單元的組合也要考慮的話,才會從音響系統製作中體會到興趣,這種興趣甚至可發展為自己製作管弦樂的樂趣。

  因此,揚聲器的熟練使用也是很有趣的而又困難的,放置場所、放置方法等根據房間條件與各人所好是千差萬別的。固定的法則及規則是沒有的。知事、經驗及感受、時間、努力才可產生出成果,如果認為努力是痛苦因而不喜歡音響的人是很個別的。所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會在音質中得到反映,音質變化才會增加樂趣嘛!如果做到這些,那麼就是積極的「唱片演奏家」了。

用真正TANNOY世界來欣賞音樂的高度傑作獎型Stirling。擁有此機的人們可感受到一種欣喜與自豪。

  不過,主題是Tannoy Stirling TWW。但此系統在英國名門Tannoy公司的現行三種系列中,它是擔當代表性「Prestidge系列」的最下位小型系統,雖說是小型一般是屬於中型的,它內含有25cm口徑的雙極同心單元。此25cm口徑的同軸型2 way單元分隔頻率為1.3KHz,與低音喇叭相位整齊的技術波導號角型高音喇叭可廣泛接收高頻,因此,立體聲印象很豐富,而且可得到音像定位的明確性。因此,做為演播室監控器,此雙極同心單元在最近廣泛重新認識到的世界中,喜歡用的人還是蠻多的。此公司還有一種支柱監控器系列的系統10 MK2,這種系統從尺寸上是與Stirling相同的。

  Stirling在檔板兩側具備滑動式可調整孔,從低音反射型構造中可控制像密閉箱發出的聲音,這是一種獨特的音箱構造,這也是一大特徵。基本上,良好平衡的25cm口徑同軸單元與音箱組合的完成度非常高。可見,這是一種可稱為名器的製品與Prestidge系列有著共同的古典樂印象的精心製作的音箱中,也可明確表現出Tannoy的身分,對於擁有人來說,可感到一種欣賞與自豪感,對於不具備放置GRF Memory及Edinburgh空間的人來說,可享有真正的Tannoy世界。

  這次的試聽中,還備有另行出售的專用台架STD1。但台架也是對音質有著很大影響的設置條件的一種,適用此台架還是很方便的,但也是需要下番功夫的,由於地板及房間的構造不同,因此不能說一概這樣,有些情況下直接設置在地板上也許可得到一種好結果,但放在地板與機器之間的墊用物也會使音質變得很響,另外,作為座地型的小型Stirling尺寸,想與坐在椅子上聽眾的耳朵處於一般高時,會高不成,低不就。普通書架用台架過高時,位置就稍低一點。以單元中心與水平線相吻合為目標上最好要下些工夫。

用Stirling向用戶尺寸這一冒險行為展開了挑戰。面向「Kingdom」,首先要增加超低音喇叭。

  對於這次想將Stirling的原有可能性充分發揮出來的人來說,要考慮到對應要求的本人計畫。此系統已再三敘述過完成度很高,因此也存在著不小心就志向相反效果的情況。當然,最好要認識到這一危險很大。然而,做為唱片演奏家,嘗試這種冒險對於自身的演奏技術磨練也具有很大意義,失敗是成功之母嘛!要敢於進行嘗試。它是一種向Tannoy Prestidge系統的最新、最高、最大機型Kingdom展開挑戰的機型,面對Kingdom的寬頻音階之大,當然也嚐試了業餘性挑戰。當然,對Tannoy所固有的風格進行保持尊重是大前提,其個性與使用者的融洽是一則意味深長的課題。結果,此嘗試本身以及從趣味方面來考慮卻是很有趣的。

  深思熟慮的結果,超低音喇叭使用了Yamaha的YST-SW1000,高音喇叭除Stirling之外,還增加了GEM/TS208。超低音喇叭有名牌機種發售,但使用概念和方法、特性方面卻有著很大差別。去年發售的英國Linn的AV5150也很有趣,但這次我們選擇了對製品較了解的、成功率較高的YST-SW1000,CD唱機為Denon DP-S1+DA-S1,放大器使用了McIntosh C40+MC500,但這對我來說都是參照,可認為是達到目標音質的最佳途徑。組合根據用戶的選擇可發揮出不同個性。但在這裡不是主題,而且只算是一種樣品,對於我來說,這是一種非常熟悉而且容易掌握的放大器。

  試聽首先在本雜誌試聽室中對Stirling的單體音質進行了重新確認,放置方法模仿了本雜誌的標準放置,但對Stirling的Port進行調整的結果是外側全開,內側關閉的狀態為最佳狀態。

  下面是用一台YST-SW1000,放在兩台揚聲器中央前面。首先相位設為正相,分隔頻率為50Hz附近進行了試聽,將有2系統的C40的一組輸出輸進YST-SW1000(還有一個當然接到MC500上),進行調整,這時低頻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Beldy的Macbese的前奏曲中那Grancassa很果敢,齊奏的力感也煥然一新。管絃樂團全體成員就會吃菠菜的Popay(?)那樣,運氣法各不相同然而鋼琴曲及聲音中,低音喇叭中稍有點不明了的感覺,Stirling本身的中頻音質有點被破壞也可感覺到,因此,我們試著進行了仔細的調整、相位調整、Port的調整等都進行了仔細的調整,結果,相位為正相(移動超低音喇叭的進深方向的位置,進行機械性調整也很有效,但這裡是在前面對正最有效),分隔頻率約為40Hz,Stirling的反射孔全開時聲音最沉穩。

  接著,我們又將超低音喇叭設在Stirling的右側,這時的效果非常差,分隔頻率為40Hz,遮斷特性為-24dB/oct,這時的音像及音場也明顯向右擴散,房間的條件及分隔頻率不同對音質會有所影響,超低音喇叭不管放在什麼地方都不能絕對置之不管而去絕對信任它。

  作為唱片演奏家,要求是很嚴格的,但至少是對於追求Stirling潛力的人來說,超低音喇叭一台的情況下,在主系統中央,如果只能在兩側放置的話,最好使用兩台立體聲喇叭。我們也嘗試在左右兩台中設置超低音喇叭,但這時相位反轉的狀態是比較理想的。然而與一台比較,兩台也沒太大的改善,因此,在實試中我們使用了一台。

  這樣一來,剛才所敘事的管絃樂低頻再現與聲音及鋼琴被覆蓋的問題就得到了解決,Stirling的優點中聲音頻域的魅力充分發揮了出來。另一方面,低音的音階感增大,令人難以置信是Stirling的尺寸所發出來的。這種音階感的增大將音樂真實地塑造了出來。令人體驗到音樂演奏時的出色,對於能夠明顯感覺到演奏表現的不同的人來說,用15萬日圓的費用就得到的超低音喇叭效果。

  更加追求寬頻域,對超高音喇叭進行了積極利用。除纖細感之外,低音效果也提高了。試驗室中出現了菅野派音質。

  要得到更好的低音感必須改善高音頻。要得到更佳的高音感必須改善低音頻。根據此規則玩遊戲,系統可達到令人難以想像的高效果。

這是在積極使用音響系統,並洗鍊音質的基礎上我總結出來的做法。

  「不拘泥於寬音頻化,應該將兩端平滑的去掉,以中音頻為中心取得一種平衡。這是沉浸在清晰重現,欣賞唱片音樂演奏樂趣的最佳手段。」

  這對前者來說,作為反對論題,要盡量避免音響的存在,直接與音樂聯繫起來是我自己的積極做法,對此矛盾進行動搖,並向左或往右發展才是我的音響人生。

  當然這是積極策略,因此,只要變換低音高音就必須有所對策。於是GEM TS208鋁帶高音喇叭登場了,此高音喇叭靈敏度高達101dB,多級放大器中,除使用的直接端子外,內含cut off 10KHz的電路與貝爾阻尼器端子都準備了。這些端子與這次的目的非常適合。總之,分開對Stirling的輸入,如果接續到GEM的電路端子上,就可以作為10KHz以上的超高音喇叭來使用了。Stirling的靈敏度為93dB,因此是一種有著8dB的以上餘地的計算。

  超級高音喇叭的調整在聽感上也只有細細追求了,但純粹認識到倍音領域後,可邊聽纖細感與空間感的透明感度邊進行潤色。而且放置的位置是放在Stirling上部及左右中央,但前後位置的調整最好要小心謹慎。這次沒有在前面對齊,而是最往後的位置要好一些。此位置也會因為房間及試聽位置而變化。因此,在各種情況下,這不能算是最合適的。

  於是,設置完成了。雖是半天的實驗採訪,但作為我自己來說,對音質還是非常滿足的。Stirling本身一直沒有閑著,由於是用全頻進行試聽的,因此,TANNOY音質的魅力還是很充分的,這一點也達到了試聽的宗旨。也曾有人擔心一不小心會不會效果低於Kingdom,但照會的編輯O君卻仍抱有「音質似Kingdom音質」的感想,我也認為音色聽起來很和諧,他對我房間的音色經常試聽,因此,才會這樣說。結果當然是對Audio有了這種印象,試聽中使用了黑色外觀的超低音喇叭,但這裡一定要與Stirling的氣氛相配合,因此,我們想使用的是胡桃木構造的YST-SW1000L。

  如果從Kingdom的350萬日圓來看,本機向大約提高了約一半價格的Stirling Customersed系統展開挑戰大概會很好吧。

資料來源:Stereo Sound音響季刊No.122(中文版)1997 SUMMER/菅野沖彥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