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05-001.jpg

力挽狂瀾的情懷

  這是一本「純技術」的月刊,原不該談論社會問題。不過我們覺得如果我們還有一點力量,我們就該毫不保留地貢獻出來。或許不敢奢談造福人群,至少我們還有力挽狂瀾的情懷。

  所謂狂瀾,當然指的是最近迭被與論所提且為社會大眾所重視的青少年犯罪問題。即如所知,青少年朋友在身心發育上,正臻茁壯期,其精神體力若無適當的發洩,抑壓的結果,便易引發犯罪動機與行為,以求得身心不正常的平衡。防範之方,莫如多提倡正當活動,並誘導其參與。而我們知所以敢有力挽狂瀾的情懷者,因為我們正提倡一種需要用才、用腦、用精神、用情感的活動──欣賞或研究音響。

  在欣賞方面,刊行有年的「音樂與音響」及「音樂生活」已提供了不少所需的知識和技巧。現在我們希望更進一步鼓舞動手、動腦的風氣。這僅是為了使愛好音響的風氣更普及、更非奢侈化。其對音響之能有淨化社會風氣的功能,尤有一份努力耕耘時,企盼秋收的期待。

  或許有人會這樣問,我們所期待的憑藉是什麼?我們的努力?當然不只是。努力之外,更得靠音響本身對十七八歲的青少年本來就有著強烈的誘惑力,我們只是提倡而已。我們有十分的信心,因為我們常想,如果愛好音響是一件比吸強力膠、打速賜康、結夥遊蕩更壞的事也罷; 但它確實是一件好事,好事而又比吸強力膠、打速賜康、結夥遊蕩更具吸引力,這正是我們敢言力挽狂瀾的憑藉。

  願社會賢達,共襄此舉。

感於音響業暴利乎?

  在33期「音樂與音響」上,有一篇「音響業暴利乎?」是泰孚公司彭董事長所寫。此文發表後,消費大眾或者還有人以為不然,是在意料中的事,而在我們──音響技術編者的立場,卻有著不同的看法,但這不同的看法,不是數字而是態度的問題。

  誠如所知,音響業在正常的情況下,利潤較一般電氣業的利潤優厚,是一項不容否認的事實,否則這兩年間,音響店不會像雨後春筍一般林立起來; 否則由音樂與音響雜誌社所編印的音響手冊不會比日本的內容更豐富。

  這種情形,如果說是由於音響同業們對音響都有濃厚的興趣,對音響之服務大眾,都寄予遠大的期望,我們倒也心服口服的。不幸以下卻是經常發現的事實: 

  每隔幾天,我們總會收到一兩封責怪音響店售後服務不負責的來信。

  這便是一個態度的問題,也是我們期期以為不然的問題。因為音響業畢竟有其不同於一般電器業之處,就是售後服務遠較一般電器重要百十倍,在如此不同的生意下,自然有足夠的理由打上不同的利潤。但是在另一方面說來,消費者既可容忍銷售者有較高的利潤,自然應該有權要求更完善的售後服務。

  可是目前的情況是不是這樣呢?不是,差不多所有消費者都用盡一切方法不顧後果地希望買到最便宜的東西,在銷售者也在不賣白不賣的心裡下,能賺三百算三百,能賺五百就賺五百地把東西賣出去了。標價是一回事,售價又是一回事,售後服務更與此扯不上關係。

  因此,我們認為這是買賣雙方態度和容忍的問題。賢明諸君以為然否?

音響修理業賺不了錢

  有人認為,在台灣賣音響的既然售後服務不好,非正式進口器材在市場占有率又相當地高,那麼開個修理店,必然很賺錢,其實不然,因為: 

  「究竟什麼毛病?」顧客說: 

  「一枚電阻燒了!」顧客說: 

  「這個電阻多少錢?」

  「飛利浦製,½瓦的,8毛錢」。

  「那你怎麼要我250元呢?」

  這時,你再也不能說:「那麼我換回去好了!」因為你知道,再換回去你應得的工資可能是500元,如果你照實這樣說,你們會打架。

  其實,這也是國內音響業售後服務做不好的原因之一。因為: 

  「究竟什麼壞了?」老闆說: 

  「一枚電阻燒了!」

  「修了多少時間?」

  「檢查了一整天才確定!」

  「準備拿他多少錢?」

  「如果零件免費,只能收250元。」

  老闆盤算著: 月薪6,000,扣除儀器損耗、管理然後......

  所以,這也是雙方體諒的問題。

 

雖然總是結結巴巴,而且容易臉紅......

  轉載音響技術第4期 APR. 1976 技術人說話/力挽狂瀾的情懷●感於音響業暴利乎?●音響修理業賺不了錢/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