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56-001  

I.給DCM-200找衣服:

  我向白金弘先生買來DCM-200已經好久了,當初買它純是為了好奇。買來之後,真像白先生所說的,前前後後折騰了好長一段時日,幾乎把興趣給磨完了。後來雖然解決了,卻同時發覺白先生藉唐先生知名開了一張不大不小的空頭票──遲遲不見配合DCM-200的機箱出來。買DMC-200的時候,是去年2月,到了8月,DCM-200依然袒腸裸肚,可憐不堪。

  我於是在台南的各家電料行試圖尋找可用的盒子,卻一直未見適用的。不要說買不到專為電容儀表設計的盒子,就連大小適中的也不能得。一般電料行都有出售一種薄鋁皮折成的零件盒,規格甚多,然則拿在手中,輕盈盈地毫無分量感,兼隻又無一種可以剛好配合DCM-200,是以一個也不曾考慮。倒是普通AMP用的盒子大抵較好,不過它的缺點是你要用的孔洞一個也沒有,不要的卻是一堆,前面有,後面有,連底板也開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鎖孔。其實最不敢領教的還是價錢,每一個動輒五六百元,稍可的要上千。筆者精打細算慣了(專算人所不算),不免惜錢如命,一個銅板要打十個結。有一次,筆者看上了一只製作不錯的前級盒子(看上它是因為體積適中,開孔極少),拿在手中前後瞧了不只十遍,店員小姐看在眼哩,趁機進言道:「你要的話,算八百好了,沒有漲價。」我咋舌道:「太貴了!」「這是最便宜了,光是這塊後的阿努米(鋁質面板),你三百塊也材不到。」這時節,我居然天才起來:「那我買鐵殼好了──」說時遲那時快,那小姐想是閱人無數,也不曾見過有人膽大若此,登時柳眉杏眼齊變,尖叫道:「什麼──」直把我嚇得登登登退了三步逃將出來。──這一嚇,找盒子的念頭先去了大半,等到我找到一只沙拉油3公斤裝的空桶時,便怎麼也不去想了。

II.想起盒子煩惱多:

   3公斤裝的沙拉油桶用來裝DCM-200再適當不過了,連變壓器一起塞進去簡直剛好到極點。主意既定,再也不理會這個桶子是否好看便動工了,一天的功夫終於完成了一只有前無後(有錢版,無背板,因為用鑿子打掉了)的盒子,把東西塞入固定後,且喜DCM-200終於有家了!一面懷著虔敬的心情為它舉行啟用儀式──用手指按下電源開關,怎料突如其來的一響,較筆者著著實實地吃了一嚇。

  你道如何?原來沙拉油的鐵皮極薄,一排六連的押入式按鍵是直接鎖在前面鐵皮上,而四支固定腳卻沒能把它鎖得很緊(不能也,非不為也),是以當手指壓下開關時,鐵皮同時受壓向後,手指一離開,鐵皮隨即反彈回來,發出結實的一響;咚!筆者吃嚇之餘,不免悻悻然罵道:該死!

  DCM-200在油桶內窩囊了約莫四個月,筆者看它越覺不順眼,把鐵盒整個漆黑了,情形亦無甚改觀,到後來簡直視它不見,連用也不去用它,索性把它擺到一邊去。

  今年年初,筆者到灣裡去撿兩趟破爛,順便帶回來一只外觀猶稍完整的空盒,體積比沙拉油桶大了一倍,適用1mm厚的鐵皮鑄成的,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怕不有兩三公斤,筆者心想,就這份體重也足夠份量了,便以150元成交,然後把所有破銅爛鐵一骨腦兒壓了進去。

  回來後便開始動工,哪知一起頭便又不對勁了。原來這鐵盒該是用來裝工具的,四面密閉(當然有上蓋),一個孔兒也沒有,少不得得花點工夫了;也不知它皮厚,抑或是鑽頭太鈍,筆者用上了全勁只鑽得鐵盒吱吱叫,鐵皮熱了,鑽子也熱了,眼看就快一分鐘了,還是沒能把它鑽透。整個身子壓將下去,轟的一聲,鑽子穿過鐵皮直接撞在鐵盒上,把自己又嚇了一跳──筆者想了一下,DCM-200有六支按鍵,再加上二支Cx的接線住以及Didplay部份,大大小小便要三、四十個洞,這些玩意兒得花多少工夫甭說了,鑽起來是否平整問題更大。想了想,拿這般好的工具箱穿一大堆洞到底可惜,臨時改變主意只鑽三個洞,一個裝一只三刀四段的Selector代替PC版上四支連動押入式SW,一個裝一枚6P搖頭SW代替PC板上的pF~uF按鍵,最後一個洞用來容納Display的電線,將Display固定在外,除了幾個固定PC板用的小洞非打不可以外,連電源開關及Cx接線柱也省了──接上電線電源便ON,這樣雖然極不合理,亦不方便,總是考慮到這盒子之再用途,不想叫它太破相罷了。

  DCM-200自從換了新居以後,雖然正正常常地不會出什麼亂子,可是筆者老覺得它不對勁,不好看當然甭說了,最看不過去的是在那麼大的份量下,只容納了這一小片PC板,那麼理直氣壯的袒裸在你眼前──漸漸的我又動了搬家的念頭,然後,DCM-300出現了。

  看見預告,迫不及待地馬上寫信給音響技術,除了吐點苦水外,並希望音技大發慈悲,額外撥個機殼給我,也不枉費我為DCM-200勞心勞力一場。結果是:編輯梁先生來信說:DCM-200不能裝入DCM-300機箱內。

  這真是寡婦死了獨子──沒指望了,筆者但覺得DCM-200可憐的緊,連想找個棲身正名的地方也沒有,合該是要當個孤魂野鬼了。

AT-56-002

  有一天,筆者閒來無事,拿起音技翻閱DCM-300之裝製說明,看了沒多少,也許是福至心靈,趕忙找了一枚RC4739 IC照著圖頁上的IC腳距量了又量,推算比例後得到這樣結論:只要把DCM-200之變壓器鎖在機殼外(想都沒想的),再適當地「調整」它的縱深,便可勉強放入DCM-300箱內。這一「偉大」發現,筆者急急忙忙又寫了張明信片,向白先生說明一番,並祈望白先生賜下一隻機箱。幾天後,白先生來信告知:把DCM-200改成DCM-300。怎麼改呢?除了使用後者機箱外,並把所有零件自DCM-200隻PC板拆下移換到DCM-300之PC板上──這樣的搬家工程,花蓮一位陳先生已先完成了。

  乖乖隆的咚,白先生一定沒料到這兩句話把筆者嚇壞了。筆者素來對章魚沒有好感,等而視之地對類似章魚的IC也有相當程度的恐懼感──甭說把IC從PC板上焊離了,就是把IC直接焊到PC板上,筆者手心都忍不住要冒汗,所以筆者使用IC,一定加上IC座(這也是精打細算過的)。花蓮陳先生誠高手也,筆者自思不及什一,這個念頭不打也罷,所以DCM-300的殼子也不敢想要了。

 AT-56-003

  上個月,朋友送給筆者一隻南一製Spectra 70之前級箱子,作為我代他整理好一部AMP的酬勞。筆者拿了箱子,第一個念頭便是想到給DCM-200作新居,可是Spectra 70之大,恐怕不是使用過它的人所能想像的,它的正面為標準機架寬(19吋),縱深達36cm(14吋),面積之大,或者舉世無匹(至少筆者尚未曾見過這麼大的前級),用它來裝DCM-200,至少裝得下3部(DCM-200正面14cm,縱深含變壓器不過25cm)。筆者不免想到把其餘空間用來裝一部乃至兩部前級,終因使用不方便而作罷──這時候,甫從台北回來休假的二弟說話了:為什麼不自己做一個?

  他媽的!我叫道,為什麼不做一個?

III.請君入甕:

  折騰了一年的問題,一轉念間便匆匆解決──又回到原來出發點上再出發。

  主意既定,便開始計畫。一只容納PC板的盒子,不為什麼特別目的設計的話,原也沒啥難。我既不想把它弄得複雜,一切便按DCM-200上既有之功能設計。材料來源很普遍,機殼部份可用的應該是包錏的鐵皮或薄鋁板(最好是處理過的)。白鐵皮反而不實用。筆者決定使用錏鋁店裡最厚的鐵皮,經詢問學校內的工藝老師,亦認鐵皮叫鋁板好,加工容易,硬度夠,可以攻螺牙,價錢也廉宜。筆者將DCM-200之尺寸重新量了一遍,畫下第一個圖(圖一),包括上蓋、底板(含正面、背板與側邊)和一塊面板。

 AT-56-004

這樣的箱子,具有最好的密閉性,但那塊底板恐怕不好加工,想了想,去掉側邊改成獨立的側板,側板與底板可用鉚釘結合,或用電焊機結合(是本質熔接,不是鐵工廠那種電焊。),中間再加上一塊鐵皮,用以減少變壓器對PC板之感應,據此再修正為圖二

 AT-56-005

  將圖二各部份拆畫成圖三平面圖,除預估折角損失外並做細部修正,然後拿到錏鋁店用24號鐵皮照圖剪成,連料帶工,共七十元,並不算貴。

 AT-56-006

  將裁剪好的材料帶到學校,趁著學生沒課之空檔作業。學校裡有各種機械,作業十分方便。想自製的人若沒足夠工具,說不得只好多花一點錢,由錏鋁店代勞了。

  折個盒子一點也不難,但沒工具就難以折得漂亮──既然如有心自製,無論如何也應力求漂亮。盒子折好後,最好還是用電焊熔接,省事也好看,否則只好用鉚釘或螺釘了。

  正面較其他部份都難處理,其開孔位置有部份必須與面板保持「同步」,是以不能不講究一點精密度(因為不想在事後挖挖補補)。

 AT-56-007

筆者先用圖畫紙裁成予正面同尺寸之紙片,在紙片上畫出預計開孔位置,如圖四,除複寫一張外,將此圖黏貼於鐵皮正面,再取另一張紙裁成面板大小,除將圖四之部份開孔位置複寫外,並局部修正成圖五,再黏貼於面板上。完成後,先以鋼釘再鑽孔位置中心打下記號,鐵盒直接拿去用鑽床開孔,使用的鑽頭按開孔大小既有1/8"、5/32"、1/4"及3/8"不等。面板部份為力求完美,除用鋼釘打記外,一律先以小電鑽夾鑽頭打孔,大的開孔又加1/8"之第二次打孔。其中Display之長方形開孔是完全以1/16"開出的,大約鑽了50個洞,再以斜面鉗剪開。

  完成後,將兩部份拿來比照,發現果然有偏差了,這是難以避免的事。我量了量,除了四個固定面板之開孔完全正確外,各孔或多或少都有些微偏離,最大約1.5mm,雖然不盡理想(比起Spectra可多了),卻絲毫沒有影響,故只作稍微修正而已。

  有必要說明的是,若按DCM-200之原設計,則所需之開孔計有六連SW、Display以及Cx接線柱等位置即可。可是筆者開始就打算放棄這六支SW不用(毫無理由的──就理論說,直接將SW插焊在PC板上,至少可減少因引線所引起之雜散電容),而寧可開倒車回去以引線連接一只三刀四段之旋轉式Selector。倒不是嫌它不好,而是DCM-200之量程有八檔,筆者有意以八枚LED用來指示檔位(如圖六),

 AT-56-008

中間四枚連動SW可以修改,但右端那只選擇pF~uF之SW(只有6P)就無能為力了,因此乾脆不用那六枚SW了,改以一枚6P搖頭SW代電源開關,三刀四段之旋轉式Selector之其中一刀代替四枚連動SW(另兩刀用以選擇兩排八枚LED),另由一枚9P搖頭SW,並兼選擇Range──9P這種搖頭SW可遇不可求,筆者在灣裡找到4枚,買下其中兩枚完好的。

  完成LED檔位指示器之接線,即以外接電源加入,其結果很令人滿意,八枚微形LED分成上下兩排,上四枚為Green LED,用以指示pF檔,倍率指示分別為x1, x10, x100, x1,000,下四枚為Red LED,用以指示uF檔,倍率為x0.01, x0.1, x1, x10,隨著旋轉Range Selector與9P搖頭SW,8枚LED按序點亮,使DCM-200在不影響原有功能之情況下,其檔位指示更為明確。

  將DCM-200之PC板及變壓器移入鐵盒內,所有電焊處一律先上紅漆以防銹。因為尺寸是量度好的,是以大小恰到好處,既不擁擠亦不空曠。將所有引線依序接好並檢查一遍。最後將正電源穩壓用的晶體與IC從PC板剪下,固定在約60cm2的U型散熱片上。在沒有散熱片之情況下,+5V穩押IC溫聲約20~30℃,晶體至少有50℃以上。去年年底,筆者以凍得幾近發麻的手指去摸這枚晶體之背面,在沒能立即感覺它發高燒之情況下,足足摸了好幾秒鐘,結果是:手指浸麻油,又包紮了一個禮拜,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從此對它格外戒懼。另一枚負電源穩壓晶體在使用中不慍不火,也不考慮它的散熱了。

  一切完成後,在通電前再詳細地檢視一遍,確信無誤後,將電源ON,1uF檔之RedLED首光亮起,暫不接入電容,先試驗散熱片之散熱能力,開機後4分鐘溫度穩定下來,溫升為8℃~10℃(兩支溫度計指示不同)可見散熱極為良好,勿需顧慮。接著,仍不接入電容,旋轉Range Selector,檢視各檔指示,一切正常。接入0.0205uF,1%精準電容後,檔位選擇在100P,沒想到讀數居然為0,再選擇其它檔位,依然如此,所有pF檔讀數均為0,而uF檔則可正常指示其它待測電容,毛病顯然出在那枚9P搖頭SW,與那只Range Selector無關。首先檢查那9條接線,均無斷線,全數剪除後,用電表量取9P各接點,亦完全正常,其他各部份亦找不出不妥處,這一下輪到筆者傻了,難道──難道出了差錯不成,以前並非如此啊(筆者想起來,以前並未真正用到它)。這一急,上了飯桌也無心了,腦中儘是在想,一面還用筷子在空中比劃,突然間,筆者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叫道:「啊」,倒把老母下了一跳。你道為何?原來其實並無毛病,只因筆者糊塗一時,忘了PC板那只pF~uF SW在不押入的情況下是固定在uF檔的(以前居然未發現),難怪pF檔不能工作。既然這枚SW不是在pF檔便在uF檔,不去掉它,不論9P搖頭SW怎麼擺放,頂堆只能使用pF、uF兩者其一,另一檔便無動於衷。想到這裡,筆者不免猶豫起來,要去掉它委實惋惜,不去掉它,前功盡棄,想了想,只好把它從PC板上拔掉(是真動了粗拔掉的,因為無法用斜口鉗剪去它),留下六根長長的裸銅片,把原來的引線接回後,一切恢復正常了。道目前,除了面板尚未處理外,換裝工程差不多接近完工了。面板是用鋁質的(若用奶油色不透光之厚壓克力也很好),原先考慮用附有銅皮之PC板加以電鍍處理,嫌太麻煩而改用鋁皮。筆者手中有一塊鋁板,至少2mm厚,可惜擦傷多處,只好到鋁門窗店截了一小段(兩段20cm長,10cm寬,按定價拿了75元,真不便宜),這種鋁材約2mm厚,表面尚可,做為面板不算委屈。買回後先用去污劑洗去油污,開孔後把板上所有毛邊修整好,便可以「上粧」了,筆者託人從台北買回來幾張不同字體的英文字母及阿拉伯字的移印紙,可以直接印上去,功夫好的話,隔個三、五十公分便瞧不出來,漂亮方便兼而有之。完成後,將鋁板鎖到盒子上,通常是將面板自外用螺絲鎖住,可是學校沒有那麼小的攻牙刀,只好用反鎖方式,好在筆者手裡有幾顆不鏽鋼的平面六角螺絲(從灣裡免費撿來的),鎖到面板上還算漂亮,工作於焉完成。

 AT-56-009  

  這麼一只簡單的盒子,筆者可也花了三天才做好,有事沒事就去碰它,雖然它不是很完美,與廠製品卻也不致相差很多,最重要的是它是自己手裡摸出來的。母親不嫌兒女醜,筆者越瞧它是越順眼,有自製經驗的人應有同感。當然,不能說它沒有缺點,筆者用珠光漆噴洒機殼時,忘了先上一層南寶樹脂當黏著劑,鐵皮既亮且滑,直接上漆,難保長久不掉落,所以碰著外物,便會剝落,這個缺點只好等日後再說了。

 

轉載音響技術第56期 AUG. 1980 新孟母三遷-我的DCM-200擇屋記/黃 氏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