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52-001.jpg

  合計起來美國人每年大約購買了價值約為十億元美金的音響器材,而大部分的器材都是極富盛名的產品,諸如Pioneer、Bose、Kenwood、Advent等。然而,現時音響工業界裡有一個趨勢,就是獨立的小廠商如雨後春筍,到處樹立旗幟,生產小數量的產品,而每種產品都代表著某個工程師或一個小的智囊團的精心設計的成果。

  在Audio雜誌十月號與十一月號這兩期裡,Bert Whyte先生報導了去年夏季CES大展中所展示的高貴與具有革命性的產品,包括在Pick Congress大飯店裡所看到、聽到的某些有最高級設計的東西,由於現時有很多公司在設計新產品,Pick大飯店與其他大旅館中所展示的產品實在太多了,以至於最有耐心而很能夠走訪探詢的Whyte先生竟無法在兩個月的專欄裡把它報導得盡。因此,在本文裡,將介紹去年夏天在Pick飯店所看到一些令人興奮,眾所討論的產品。這些新設計,縱使有一般生產程序上的延誤,也應該有一部份產品在本文呈現在您面前之際,到達了貴地的經銷店了。由於敝人是在新英格蘭州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花錢方面較為保守,因此我所介紹的東西將大部分集中於價格不貴的產品,其目的不外乎表現一件優良而面面俱到的音響產品,並不一定要花上一輛新車的價格才能買得到。因此,我不想做枯燥無味的產品列舉,我所認為有意義的是把這些產品的設計構想與理念讓大家知道,也就是說值得知道的新觀念,有些觀念固然是舊的,可是卻有研討並予以重新的評價的必要時,我就介紹了。

擴大機方面:

  討論到新型的擴大機時,一般人往往繞著頂級技術設計的產品來說個不完,比方向FET、RET、漂浮偏壓線路、轉折率每百萬分之一秒幾百伏特之數額等等。然而也另有一派的擴大機設計師認為固然在理想的情況下,這些改進可以在聲音上聽得出差異,可是在設計實驗室之外,一般典型的聆賞環境,擴大機就無法發揮出那麼優異的性能,甚至於可以說,相差太大了。如果我們嚴格地分析擴大機「行為不良」的模式,並周全地好好運用一般非尖端技術的學問,那麼也可以製造出一台合理的價格而重播聲音卻出奇清晰的擴大機了。

  老生常談地說,理想的擴大機最好有極小,小得幾近零的瞬時互調電平以及轉折所引起的失真(亦即所謂的TIM及SID),如此則從直流至電視頻率皆能有很快的響應。然而在現實的生活中,通常所用的音響器材系統,所有在極低頻與極高頻的訊號都有失真與干擾。這些在通往揚聲器時之放大與輸送的過程則不但無益,而且會在可聽得見的音頻範圍內產生可聽見的互調失真。如果我們在輸出級之前安排最小相位的聲頻通帶濾波,就可以預防一般所常遇到的困難,消除了聲音不清晰的原因。同時這樣子也能夠再輸入訊號中對上升時間給予一個溫和的限制,而能確保輸出級裡不會超過其轉折率的能力範圍來加以推動,如此則產生了一台沒有TIM及SID的擴大機,因為沒有採用價昂高貴的超高速的輸出設計,而不致價錢高昂令人卻步。

  由於擴大機是設計來推動8歐姆的試驗電阻器,但是在實際的日常操作中所推動的揚聲器的最低阻抗一般都低於規格上所說的,一半成為無功(reactive),而在大音量的電平中變得越來越有非線性的現象,這是實際運用上所遭遇到的更為嚴肅的問題,我們可以做一個簡單的試驗,就是當揚聲器在播放出音樂時,測量它所通過的電流。以美國最暢銷的8歐姆的揚聲器所播放出的鼓聲,我看到尖峰電流為正負8安培(也就是說尖峯至尖峯之間為16安培)。使用4歐姆的揚聲器或者兩支8歐姆的揚聲器並聯地連接,如此則所需要的電流可能加倍。現時的擴大機,無論是如何的頂極尖峯的技術,很少是設計來供應這麼大的輸出電流給揚聲器的。再者,典型揚聲器的阻抗有部份是「無功的」,也就是有感的、電容的、又是電阻的,因此電流與電壓傾向於非同相。結果變成普遍地發現到擴大機的保護線路在低於額定功率的輸出電平之下就會產生可聽見的失真。一般以回授來操縱的電壓電流限制器,改變了輸入訊號,為了是要把輸出控制在輸出晶體所能負荷的規定的「安全的區域」範圍以內。

  本文之序曲其用意在於暗示在一般的操作聆賞的情況下,擴大機之間可辨別出的差異,除了因為擴大機與揚聲器之間的搭配的因素之外,也和傳統的性能參數比方像在實驗室中測得的失真與轉折率有所關連。可以說兩種因素所佔的比重各半。如果我們把保護線路對擴大機聲音的影響減至最小或加以完全消除,就可以從一台普通規格的擴大機獲得優越的高水準性能。比方說,Hitachi與Hafler兩家公司所推出的MOS-FET功率擴大機,其聲音優美無比,很可能不僅是由於MOS-FET晶體的高速度的關係而已,也可能由於MOS-FET的負性熱係數以及因此而對自我破壞產生了抗拒的關係,結果造成在線路設計上只需非常微量的電壓電流限制就能夠獲得保護的效果。

  在Pick Congress大飯店裡所看到的兩種新型的擴大機是使用「傳統的」兩極擴大機的設計方法的典範。其中之一是NAD,這是一家國際性的公司,總部設在倫敦?NAD公司決定他想要生產什麼樣的產品,然後把實際的製造分配給世界各地有專業性質的工廠去承包(比方說NAD的擴大機與調諧器是在中華民國台灣所裝配的,唱盤則來自英國,動圈式唱頭則來自日本)。他們在CES大展中的展示與其他公司的高價的東西比較起來很不調和。一台外貌素雅,標價美金175元,每邊出力為20瓦的3020型綜合式擴大機,推動大型的Acoustic Research(AR)公司的AR-9揚聲器。當然,這樣子並不能達到迪斯可音樂的音量電平,可是它所發出的聲音,卻是清晰、透明在所有電平上皆很細膩,遠比我們對低價格預算的擴大機所期望的要好了許多。從這件事情我不禁想起,Paul Klipsch時常談到這世界上所需要的東西是一台好的每邊5瓦的擴大機(好用來推動他設計的高功率的Klipsch horns的喇叭),在我們追求現階段的最高技術(state-of the art)裡,我們往往忽略了買不起每邊出力1.000瓦擴大機的窮困人們的需要,以及不願干擾鄰居,而放棄大功率的擴大機的人的需求。只能發出普通音量的立體聲系統,在品質上不見得也就是稀鬆平凡而已,對不對?NAD 3020型擴大機在聲學表現上的優異可以歸功於幾個因素:使用一般只有在每邊60瓦的擴大機看得到的大的輸出晶體,電壓與電流的比率相當保守,因此電壓電流的限制系統從無必要使用,足夠的輸出電流甚至可以推動2歐姆的負載,高於同等級水準的唱頭前級,有個「柔和的削平」線路,能夠在擴大機發生削平時將電源供給的蜂音(buzz)以及偶數階次的諧波降至最小量。另外還有高標準的IHF動態寬裕因數。

  第二台代表這種觀念與構想的擴大機是Tomlinson Holman以及他在Apt公司的同事們所設計的Model-1(一型)功率擴大機。它使用了最近才發展出的新二極輸出晶體,功率十足而速度又快,有高的轉折率,和很高的尖峯輸出電流,而沒有電壓電流限制系統所給予的限制。這一台功率擴大機和著名的Apt/Holman前級擴大機的大小幾乎一樣,額定功率為每聲道100瓦。動態寬裕為3分貝,在4毆姆至8歐姆的負載阻抗時,音樂的瞬時輸出可達每聲道200瓦以上,而在低至2歐姆時也能維持強大的輸出。它的功率變壓器有兩組的第二分接,是置於後面機板上來供使用的。使用者可以看揚聲器的真正阻抗為多少,然後調整變壓器使它能供給大的電壓擺動以便在8至16歐姆的負載時能夠在高頻的動態上有足夠的強度。也可以把它調整使其可以供應在2至4歐姆的負載時高尖峯輸出所需要的較低的電壓與較大的電流。由於聆賞者一般都不曉得揚聲器的真正的阻抗是多少,於是裝置有一個電壓電流比較器,用來監視輸出變壓及電流的流量,然後觸動前面板的燈光以告訴使用者如何來調整變壓器開關的位置。

  Apt公司也展示他們的Model-2的擴大機,這是比較高級的設計,將於1980年春天上市。它使用了MOS-FET晶體(採用並聯以供大的電流容量)以及可做D類轉換的電源,如此可以不用大型變壓器與濾波電容器,因為它們的體積龐大不便。Model-2和Model-1同樣地在大小上與Apt的前級相仿,其功率的連續輸出為每聲道220瓦,瞬時輸出則可達每聲道800瓦。一般而言,MOS-FET晶體的使用需要大量的散熱,因為在靜態時其功率的消耗很大(高的無功電流再加上大的額定功率輸出所需要的高電源的電壓),如此將使得Apt的Model-2功率擴大機無法在體積上做得小巧。因此Model-2並沒使用固定電源電壓,相反地,使用了活動的「帥氣」的電源,可以產生供電電壓在寬大的頻率範圍內來追踪音響訊號。Carver先生著名的「磁性擴大機」(magnetic amplifier)也是以類似的原理為基礎的。亦即趨使電源電壓來追踪音響訊號,以求在一般的電平時靜態的消耗量低,而大的電壓擺動可機動地產生,以適應音量寬宏的樂章及瞬時的暫態響應的要求。

  以時下情況來說,所有業經公佈發表的MOS-FET晶體的擴大機其公司行號或設計者皆從H字母開頭:如Hitachi、Hafler、Holman(Apt公司)以及H/H Electric of Cambridge, England.(英國劍橋電子公司)。H/H公司發展了一系列這型的產品,利用此型設計的變化已生產每邊額定功率為60瓦、150瓦、200瓦的擴大機,並可任意橋接以產生分別為250瓦、500瓦或800瓦的單聲道輸出。

揚聲器方面:

  我的注意力被轉移到H/H公司的擴大機在Pick大飯店所推動的揚聲器身上,這是Dayton-Wright公司XG-10型的全音域靜電式的喇叭。裁決一對揚聲器的好壞如果單平在大飯店的展示房間所得的印象來做基礎的話是很危險的。這樣做的任何結論必然是暫時性的。以前的Dayton-Wright公司所出品的揚聲器給我的粗略的印象是聽來有點兒生硬,現在XG-10型來聽覺得聲樂以及器樂的重播出奇地真實而沒有箱音。以如此高級的品質來說價格當然不便宜,每對賣美金2.900元,然而與今天的高貴的揚聲器的標準來說,還不算挺貴的。

  剛剛我還在大放厥詞,叫人家不要相信再展示會裡所獲得的第一印象,可是在此,我卻要來附合Bert Whyte先生對於Bowers & Wilkins 801型揚聲器(每對為美金2.500元)那種卓越、不渲染、音域寬廣的音質所做的誠摯的讚揚。在CES大展中,像嘉年華會,大拜拜大熱鬧的喧嘩氣氛環境,B&W公司的展示室裡對於音源材料的細心精選,聲學環境的調配處理,音樂的美學價值之重視,如此周詳地顧慮到聆賞者的感受實足以當作各廠商的典範而無愧。另外,Allison Acoustics公司的表現也可以說是一直都沒有讓人失望過的,它的展示裡的氣氛也是同樣地令人心曠神怡,優雅文明,音樂亦經過細心挑選的。

  現時揚聲器設計的可見的主要趨勢是著重在對於揚聲器本身的音箱以內來繞射的或者對箱子旁邊的地板及牆壁表面反彈的反射音的控制。十年前,在AR公司裡,Allison與Berkovitz兩個人發現到低音喇叭的交界面反射會產生不規則的響應。於是Allison Acoustics公司領先設計了把低音面向地板/牆壁交界處的柱型揚聲器,此種設計自然越來越受消費者所喜愛。然而,迄今為止,尚無其他公司把這種原理應用在較小的書架型的揚聲器上──譬如說低音喇叭向上,或在箱子的旁邊,而面向著牆壁,而高音喇叭則向前。Allison 6型的揚聲器是這種方式的具體實現,小巧玲攏,體積為11英吋立方。說來,它那寬大的立體音場還不怎麼令人驚奇,然而它那清晰,低沉的低音輸出則不得不讓您感動,特別是配合著Allison的電子副低音喇叭來聽,把那底部音程的低音弄到可聽見的電平時,赫!這可就不尋常的。

  大約每一個禮拜左右就有一家新的揚聲器公司成立,而其中比較有展望的一家公司是Boston Acoustics公司。這是Andrew Petite及Frank Reed在離開Advent公司以後所創立的,他們的第一組喇叭A200型,在外觀上與Advent的頗為不同,聲音亦另具特色。事實上他看來不像傳統的劍橋式(Cambridge)的書架揚聲器。它是落地式的,厚度只有幾英吋,寬度則為1英呎半,高度則有3英呎半,10應吋寬的低音喇叭則接近底部,其作用就好似置於牆壁與地板的交界處,把聲音一致地向在90°角的地方輻射出去,造成界面的反射音與低音喇叭的直接輸出成同相的情況。中音與高音喇叭以同樣的高度鑲裝在很大的正面的面板地區,距離任何箱子邊緣都有半個波長以上的距離,頗為齊一地向180度角輻射出去。於是揚聲器在大的聆賞範圍(即廣闊的音頻內),有卓越而均勻的音質。

  有一組小的揚聲器在Pick大飯店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KEF 101型揚聲器被放在細長的柱子上面而懸浮在半空中(這細長的柱子看來像麥克風的腳架之東西)。而Cizek KA-1型迷你揚聲器的外殼是用夏威夷的相思木做成的,甚為漂亮,並有伴隨的基音的低音喇叭,也是用同樣的木材來做外飾的。這種外表漂亮的音響器材,可以擺設在設備優雅的客廳裡,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多年來令人煩惱的音響器材與室內佈置的搭配調和的問題。

唱頭方面:

  從歷史上的觀點來說,有幾個障礙使得美國的音響迷不能接受動圈式的拾音器──低輸出的電壓(需要增加另一個升壓的前級或變壓器)、典型的大塊頭的唱頭體(表示順服性低,低頻響應的循軌力僅達普通水準)、高頻方面不夠平直、而且有無阻尼(undamped)的超高音頻的振鈴唱針磨損時使用者自己不能更換、零售價格比起較好的動磁式唱頭要高了許多。好在所有的這些阻礙都漸漸地被克服了,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機型都能免去所有這些缺點。比方來說,Adcom與NAD公司的新型的動圈式唱頭已經加入Satin及Dynavector兩家公司的生產高輸出電壓的機型的行列,直接地輸入給標準的RIAA唱頭輸入,而不需要任何的升壓裝置。(然而,對於已經買了此種機器的人,Adcom公司也另有出品低電壓的MC唱頭以供選擇。)Adcom公司的首腦Newton Chanin先生,以前是Ortofon公司的行政主管,現時所推出的Adcom Crosscoil動圈式唱頭(Crosscoil是十字線圈之意,如此的命名方式,是因為它的線圈是對稱地繞在X型的電樞上)零售價為200元美金左右,Adcom公司的人員在Pick大飯店也做了擂台賽方式的展示,它與著名的Fidelity Research, Denon等公司所出品的MC拾音器作逐一的比較。

  Adcom與NAD公司的唱頭是在日本製造的,部份由於高輸出的MC唱頭需要把極好的金屬線繞了好幾圈方能形成一個線圈,如此所牽涉到的技術與設備,並非到處可以找到的。NAD 9000型MC唱頭只賣美金160元,其重量只有6克,論規格比現時的高級動磁式唱頭便宜,論重量則更輕。NAD公司有內部的電阻尼網路,可以消除超音頻的振鈴,產生不尋常的平直的響應。同時Satin公司也宣佈在其受人歡迎的117種的產品中,推出了一種MC唱頭,其唱針使用者可以自行更換。

  Yamaha與JVC公司採取另一種途徑來解決如何纏繞出好的線圈的問題。他們不用金屬線,相反地,他們使用小量的基質,上面有照相蝕刻了細巧的IC螺旋狀的導電型式。唱頭的設計又有另一方面的新花樣獲得大家的注目:懸臂棒可以把唱針的振動升到動磁與動圈式皆能適用的地步。Sony及Onkyo公司則使用碳素纖維來製造MC的唱頭,Yamaha的MC-1唱頭則使用了鈹金,Dynavector公司的Karat 100R唱頭使用了純紅寶石的懸臂,價格上也當然就相對地高貴起來了。

轉載音響技術第52期APR. 1980 幕前幕後/CES大展中具創意性的中級產品/陳榮安(譯自1979年Audio, December)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