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附啟:本來按照原定的計劃,笙隆8200計劃中的第一部機器──SD-200,在九月上旬由本刊「護送」到工業研究院進行測試簽證,並將所有資料在本期內公佈。不巧的事是:該所電檢組在九月上旬喬遷,迄至發稿為止,所有測試設備均未就緒,但在下期我們一定刊出,以徵信於讀者。

便宜了嗎?做了再說!

  前兩期文章登出後,接獲甚多的來信鼓勵及洽詢,由於人手有限,實無法馬上一一的回信,希能寬諒!我們希望將來能有所補償──盡快的。

  有些性急的朋友,聽到一台雙電源每聲道 100 瓦的前後級擴大機只賣 8200 元,就有兩個問題要問:一、到底能否賺錢?能否維持一個企業的生存?二、品質是否會降低?

  這些問題誠如唐凌兄所言,音響廠商時常是由一個有技術的人和一個有錢的人所組成的,技術人往往是向著品質和性能去鑽研改進,而出錢的人,卻急於打著算盤、投資報酬率、淨利,如何才能賺多一點?如何才能減成本......等等。而最後就會發現兩者是互相衝突的,因為世上沒有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道理。而且音響確實不好搞,並沒有想像中的暴利,尤其是台裝的音響。最後的結果,不是有錢人跑掉,剩下技術人在苦苦掙扎,就是技術人降低要求,降低品質,以求生存。

  很多好朋友勸我們要多想想辦法去賺錢,做做已被淘汰的四聲道,卽所謂的嫁妝式音響,只要音箱夠大,木工做得精,箱子裡裝什麼都好,只要會響就可以。如李經華兄所講的,今天做獅頭牌,過兩天外型換換,改為虎頭牌,如果獅頭牌機器壞掉了,請他再買虎頭牌的,這種方式才是真正的生意經。又或者將台灣的機器裝入很精美的外殼,印上些連自己都看不懂的英文字,號稱是原裝機,甚至將它出口而後再運回,即可將價錢吊高三倍、五倍,給經銷商很高的利潤後,上可獲得真正的暴利,而買的人也能得到原裝機的滿足感,真是三全其美,何樂不為!

  而我們依然本著年輕人的幹勁,堅持著技術人的理想,咬僅牙根支持了兩年,來生產世界上最低廉的 HIGH Power 機器,讓國人能以最少的代價得到最高品質的服務。我們寧可不賺錢,不能降低品質,更不能去搞騙人的玩意兒──這是我們的原則。

  我們機器的價錢低得連外銷西德的價錢和內銷價錢一樣,而品質方面卻能通過最嚴格的 DIN 規格,這些正說明了我們的理想。雖然在艱苦奮鬥中,但常接到支持,愛用者一通電話、一封回信,都令我們感到十分安慰,正如獲得知音一般欣喜,畢竟辛勞是會有收穫的。

比音響更好賺的事多得很

  我們認為這些問題的關鍵,就是在於到底在國內生產高級音響的目的何在?這一個根本觀念要將它界定出來。若是為了賺國人的錢,那麼實在不必要搞音響,比音響更有利潤的是多得很。且以目前國內的高級音響市場來看,實不足以支持像樣一點的音響工廠。我們認為唯有向外競爭,才能有無限的市場,讓國內廠商來發展。而國內的市場我們有責任及義務來從事服務性的產銷不以賺錢為目的,能夠維持基本開支即可,模具費、開發費,皆以外銷來分攤,如此國人方能得到又便宜又好的音響。以這種方式來刺激市場,擴大銷量,來維持廠商基本生存的原動力,然後集中力量於外銷,希望假以時日,能取代日本而向世界音響王國進軍。

  我們秉持著這個信念和吉達商行共同參加即將舉辦的外銷電子展並共同舉辦音響試聽會,希望能像水滴滴入水裡,獲得共鳴,能有更多的廠商加入,擴大再擴大,來共同開創一個新契機。

  目前國人買音響的心理有時真奇怪,有些人到店裡常問什麼音響最貴,心裡想著最貴的一定最好,即使是聽不出來,他也要較貴的,以提高其心裡的認同感及滿足優越感。畢竟音響的好壞是比較抽象的東西,由於廠牌太多,知名度的好壞,往往就決定了售價及暢銷與否,而其內部性能的好壞,卻不見得有決定性的影響。我們常常可以發覺某些名廠的機器竟是 OTL,有些線路比中華商場的套件還要簡單,但是竟然賣得很貴後,還頗為暢銷。由此可見賣得便宜,並不見得比賣得貴的好銷,這也就是為何高級音響會那麼貴的主因之一。

  有些音響店要求我們將定價定得高高的,然後給客人大個八折或七折,這樣顧客顯得很有辦法,而店裡也做個順水人情,生意也成交了。表面上看看好像不錯,皆大歡喜。但事實上這種討價還價的行為,不是工業化社會所應有的,當你以八折的價錢買回一樣東西,而你的朋友卻說他打七折時,你是否有受騙的感覺。若政府推行的不二價政策能貫徹實施,在音響店不再需要討價還價,浪費口舌,那該多好。

  音響的目的,是在於求得音樂完美,而真確的再生,需要包含一連串的環節,而每個環節均需要有適當的水準,才能有最大的發揮。假如使用 Mark Levinson JC-2 和 Crown M-600 去推台灣喇叭,豈不是太浪費且難以發揮效果嗎?同樣的假設以台灣的機器去推 JBL 4350,不是很不相稱嗎?

  但是個人的時間和精力實在有限,無法樣樣去作,所以我們熱切的期望唐凌先生所號召的專業化生產,能早日達成目標。唯有每一家專業場專注於其本身技術的改進,而有適當的資金融通,可以大量生產,才能降低成本及售價,並維持一定的品質。在國內市場希望以一個廠牌,一定的水準,嚴格的品管,同樣的銷售管道,完全的售後保養,來提供愛樂者完美的整體性服務。

  以目前國內技術水準,生產高品質的東西,應是毫無問題。最要注意的是對品質管制的嚴格程度,及對測試標準的負責程度。每一台出廠的機器都要能達成一定的要求水準,和自己所定的規格要能符合。但是要期望能達成每一台都完美無缺,實在困難,且成本亦增加得非常昂貴,我們希望能盡力去作,快速的去改善。以 SD-200 的後級測試為例,100 瓦的後級有人加 ±45 伏也有人加 ±50 伏,我們使用 ±55 伏,但在測試使用 ±65 伏的電壓加入,實際上可以達到 150 瓦的輸出。且負載端接用 4 歐姆負載來調整,甚至以 2 歐姆的負載加入,長時間工作,機器亦要能安全的動作。這樣才能保證機器在任何情況之下,均不會受損。我們希望能保證我們的機器,在任何時候皆能達到我們所定的測試標準──不論再使用多久後。

  編者註:唐凌先生所提之專業化生產方式,舉一例而言,例如國內先後生產高級音響的廠商,如波麗、福利、藍天......等等,均有收音擴大機生產。假如這些廠商能合力培養一家專製收音調諧部分的廠商則此專製收音調諧部分的廠商,就可以投入較大的開發資金,把產品專責地作得更好,以提供給其他廠商裝配之用,這樣不是比目前四分五裂,三頭馬車的現象要好些嗎?








功率放大部分零件配置圖

轉載音響技術第34期OCT. 1978 笙隆8200計劃宣示書:我們希望造一部超越外國貨的100瓦擴大機(3)/曹德坤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