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30-001.jpg

知識爆炸的時代

  這是一個所謂「知識爆炸」的時代。每時、每刻、每一分及至每一秒鐘,都可能有新的、從未有過的知識發生。世界上知識的總數在膨脹著,每一個知識人的知識容量也在膨脹著。昨天,我們還沒有來得及把Class G弄清楚; 今天,Class H已經赫然在現。

快的壓力太重

  或許正由於新知識對我們的壓力太重,任何一個知識人面對著如此膨脹、蔓延、爆炸著的知識,都難免要陷於來不及吞食的恐慌。於是有人提倡「速讀」,強迫知識人一目十行。儘管有許多人對「速讀」的真正效益感到懷疑,而生於今日,長於今日,學習於今日的任何一個知識人,都難免於一種「快」的感染。就像電腦作業一般,輸入要快,儲存容量而且還要大。

快了總有冷焊

  知識的生產快,知識的吸收快,一切都是快,於是許多輕微的,一直到嚴重的校勘上的錯誤便不免發聲了。這些錯誤就像自動焊錫機所生產的線路板上得冷焊與瑕疵一樣,隨時、隨處都可能在我們身邊的電視機、錄音積、擴大機上出現。除了我們徹底地更改一種作業或處理方式(例如大幅減緩生產速度),冷焊之發生總是防不勝防的。既有冷焊之處,停產只是因噎廢食而已,緩產又違背了「快」的原則,由是一種電子產品生產瑕疵的新的校勘方式──售後服務便應運生了。

新的校勘情勢

  這是一個新的情勢──由用戶自行校勘或辨正──正如同為電腦寫一套長達數百十頁的Program一樣,誰也不敢擔保這個Program沒有疏忽或筆誤,而期勘誤的責任卻落在電腦上。這種新的情勢,很可能是不被普遍的「人文人」所接受的,卻為一切的機械人──電腦,認為理所當然。

不必孰能無過

  今天,我們似乎已經沒有必要再去強調「人非聖賢」而必「孰能無過」的後果,並用以掩飾諸多無心的失誤。重要的事是這些失誤該在什麼時機,由什麼人來校勘和更正(因為有些時候並無絕對的對與錯)?有一個也許並不很恰當的例子: 29期封面上錯了一個大字(製誤為裝成置誤為作),發現錯誤的時機是在要改就要延誤一天的時候,於是我們只有選擇不改的這條途徑。及至下一個月,原本應該「勘誤」的,而不幸的是許許多多新的事物已迫不及待地展現在我們眼前......

臭蟲告白

  我們非常感激勤炳琅先生的熱誠,從29期開始,逐字逐句地為音響技術捉臭蟲。我們深知臭蟲世捉不勝捉的,像「讀者文摘」或「今日世界」這般規模的雜誌,一期的錯別字也在十來處以上。但是有了令人啼笑都不是的錯誤存在,總是令人耿耿於懷而難安於食寢的。

  因此我們袒開了衣襟,請大家一起來捉臭蟲罷!因為怕有人會埋怨: 既有這麼多錯處,為什麼不校好了再出書; 所以說明如上。同時我們誠懇地期望大家在圖與文上錯誤的發現,均不可有所偏廢,尤其是一些害死人的筆誤。

轉載音響技術第30期 JUNE. 1978 技術人說話/捉臭蟲去也/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