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57-001

技術人說話/講民主不容製造民意

──以此獻給中視「大家談」節目及全體讀者──

  在今天的大眾傳播工具之中,電視堪稱是一最快捷、深入、普遍的工具。就好的方面來說,可以達成文教、政令宣達提高國民生活知識水準之外,也能迅速反映社會問題及民意趨向;而壞的方面就可怕了,正如「槍」可以打敵人也可以殺自己一樣。有關電視節目製作不當,受商業利用......等等所產生的弊害,有許多學者專家、報章雜誌均曾於論述,而一般受害而能自知之觀眾也曾歷歷指證,於此技術人自不必人云亦云,多費唇舌。

  但七月卅日晚上十點三十分,中視播出了一個在「技術上」很莫名所然的節目,節目名稱叫「大家談」。因為技術人向來對於與技術有關的問題,都極感興趣,既興之所至,不妨就技術觀點與本刊技術讀者,來談談這個節目中的技術問題。

  當天「大家談」的主題是:汽車燃料使用費該隨油徵收還是隨車徵收?在主持人介紹過主題內容後,開始播出街頭訪問錄影,這部分錄影分兩個段落,第一段的訪問,全是贊成隨車徵收的,在鏡頭上出現的「拿麥克風的人」,木訥而呆滯,技術人之所以稱他為「拿麥克風的人」,是因為從頭到尾似乎沒聽他說過一句話,一點兒都不像是「記者」。第二段接著「收錄」了一些全是贊成隨油徵收的人士的談話,拿麥克風的自然還是同樣一個人。因為技術人發覺這些錄影實在不像在「訪問」,所以只好說他們是「收錄」了。

  不過說「收錄」,恐怕會有一些略知電視節目製作過程的專家們反對;技術人知道,專家們一定糾正技術人說:應該稱「剪輯」才對。

  不錯,電視節目和電影是可以「剪輯」的,透過剪輯可以以假亂真,弄假成真。技術人當然也玩弄過「剪輯」不過,假如「大家談」這個節目要是讓技術人來錄的話,大概連NG都不必(更何須剪輯)就可以順利上映了。

  技巧(技術之巧妙)在哪裡呢?說穿了太簡單,只要一個人會對鏡頭會按按鈕,另外一個人會拿麥克風就可以了。

  第一段要錄「全是贊成隨車徵收」的,找誰呢?放心罷,找計程車司機好了,找發財車好了,找送煤氣的好了,找客運公司、遊覽車公司的董事長、找運輸業公會好了,雖然技術人不敢保證百分之百命中(總有一兩個「沒良心」的吧!),錄到十分之九贊成是絕對有把握的,何況如果第一個就碰到反對的或最後一個才碰到反對的,軋!一刀就剪掉,絲毫可不露痕跡,回到電視公司保證不必一段一段地去湊(技術上就叫做剪輯)。

  第二段要錄「全是贊成隨油徵收」的,問題也簡單,除了大卡車、小卡車、砂石車、工程車、計程車、市公車、客運車......諸營業車你不要攔下來好了,營業車與非營業車,你總分辨得出來罷!既然認得出來,儘管找非營業車訪問好了(特別小心!別碰上那開著私家車的計程車推銷員或客運公司的大老闆)相信連續錄他八段十段,也絲毫不必再剪輯(說土一點就是拼拼湊湊)。

  說到這裡,我們想認真一點談的,就是所謂「民主」的問題。何謂民主?很簡單地說,民主精神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加上多數尊重少數,像在一個50個學生的班級裡面,有40個贊成去郊遊,另外10個不贊成,那麼依據民主的精神就是決定「去」。但是,請特別注意,那10個不贊成的,如果有充分支持他們不能去的理由(例如她們是女生,有安全顧慮),那麼依據民主的精神,那40個人就應該也為10個人考慮考慮,或者變更旅程、地點或改換交通工具。

  當然,要講真民主,是一件頂囉嗦的事情。然而,即使囉嗦、麻煩,也一定要這樣做,否則就會變成假民主。假民主說來比不民主要可怕得多,因為它的手段是假一部分的多數去殺另一部分的「多數」。像共產黨就是標準的假民主主義者。他們只要邀集一些地痞、流氓、無賴......到一個即使是只有二分地的自耕農門前,大喊清算、鬥爭,保證可以得到百分之百的贊同。黨徒們倒站到一邊去了,我沒說啊!是大家贊成的。

  講民主,有時也會碰到一些棘手的問題,就像隨油徵收或隨車徵收這個問題一樣,利之所趨,針鋒相對,若交付表決,人多的、嘴多的,必然會贏,但那樣民主嗎?那樣公平嗎?一點也不!碰到這樣的問題,若要民主、要公平,最好的方法就是講道理,而且要避免找那些利弊相見的人去講道理。交通運輸業者和私家車主,畢竟這是社會中的少數,而油的問題、稅的問題是整個國家的問題,整個社會的問題,容不得人少插嘴多之爭來決定這個問題,而況它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除非你採取假民主的手段。

  願以此新獻給中視公司「大家談」的製作人,不要巧用技術製造民意,更願全體讀者一本技術之為用要講民主、講科學、講道理的精神,精研精進。為此,本期特別獻給你一天長文「A.B Test的精義」希詳讀之。

 

轉載音響技術第57期 SEP. 1980 技術人說話/講民主不容製造民意──以此獻給中視「大家談」節目及全體讀者/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