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101-001  

  我們一直以為:地上/地下或開放/閉鎖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心胸是否「坦蕩」。坦蕩者,能將自己的意見(即使是堅持的)與對方的意見兼容並陳於眾。

  多年來,在編輯方針上,我們所抱持的就是這點兒坦蕩;但我們發現,叫人最難消受的也是這點兒坦蕩。

  願長波珍重,願讀者珍重。                                                                ──編者

  何謂地上雜誌?就是在書店、書報攤可以買到的雜誌;何謂地下雜誌?就是在地下道或地下火車站才能買到的雜誌。哈!一定有人認為老夫在胡說八道,其實老夫說的也頗有道理,如果哪天你有空到美國一遊,那你老兄可發現在書店裡可以買到的常是Plaboy、Penthouse、OUI......這些養眼的雜誌,而Audio Amateur?保證美國佬聽都未曾聽過!

  那麼到底何謂地上與地下雜誌?大致是這樣:所謂地上雜誌就是接受廣告,而且內容適合大部分讀者的雜誌。當然啦,既然接受廣告,那麼廣告就愈多愈好,最好整本書都是廣告,好好的撈它一筆。像音響技術就可以說是地上雜誌,因為它有廣告。

  而有一批人,他們為了想拿「真正公平客觀」的文章給讀者看,就辦一份雜誌,它是不接受廣告的,而且雜誌的版面比較小,好像是「小本的」──你看過小本的沒有?它比大本的要精彩多了!

  如此說來,「小本的」不會受到廣告客戶的左右,故內容應該比較公正才對,好的就是好,壞的就是壞,這種雜誌應該受到鼓勵才對。其實呢,情況也並非如此,很多人拿起小本的來,常常是一面看一面罵。

  或許有讀者又要問:你怎麼扯到這個問題上去?台灣根本沒有地下雜誌嘛!別急,且讓我們搭乘華航747班機至美國(天可憐,老夫這輩子還未曾離開過寶島一步)加州一遊,在那裏曾發生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有必要讓音技的讀者知道。不過大家先了解一下美國有哪些地上和地下雜誌:地上雜誌有Audio、Stereo Review、Hi-Fi等。其中The Absolute Sound被香港及本地的音響讀者稱為「音響天書」;底下所談的事情就是發生在Stereo Review(SR)和The Absolute Sound(TAS)這兩本雜誌上。

  事情是這樣的:在紐約市郊有個Audiophile Society音響協會,這個協會理有個人叫Greenhill,而這個人曾經做過喇叭線的實驗,結論是:即使金耳朵也無法分辨發燒線與普通16號線的區別。Greenhill的這篇喇叭線試聽文章後來就刊登在SR雜誌上,全部譯文則刊於「音樂與音響」124期上。

  好戲上場了:Greenhill實驗時採用三種喇叭線,一是16號線,一是24號線(號數愈小則愈粗),另一條是鼎鼎大名的Monster怪獸發燒線;而它的結論是「你聽不出來」,這一下可把Monster的老闆Noel Lee給搞火了!什麼玩意嘛!

  於是Noel Lee連忙寫了一封抗議信給SR雜誌的編輯Gorden Sell,信的內容不外「你們亂整一氣」之類......;但Sell一開始並不想刊登此抗議信,後來略加「修改」後還是刊了出來。而在這個時候,The Absolute Sound開始開闢另外一個戰場,因為TAS雜誌專門報導及評論Hi-End產品,它認為有責任替Monster出頭。

  Sell雖然刊出Lee的抗議信,但他也透過TAS給Lee一封信,信末的最後一句是:「閣下(指Noel Lee)級TAS同仁理應接受這個挑戰,證明這些多采多姿的電線究竟在音色上有沒有分別,以便對讀者們有所交代。」這封信當然也被刊登在TAS雜誌上。

  而實驗主持者Greenhill先生也寫封信給TAS(不是給Noel Lee),除了反駁Lee以外,並表示願意再做一次實驗......。而TAS也請一位專家Brown表示意見,Brown並未直接說明Greenhill的實驗對或是錯,不過他認為Greenhill的實驗有些問題。

  TAS雜誌力捧Monster喇叭線是沒問題的,而Stereo Review有意砍Monster一刀也不是偶然的,因此「發燒線事件」就造成了地上與地下雜誌互相對陣,雙方筆墨橫飛,口沫齊發。

  現在你老兄大致清楚是怎麼回事了吧?!男女主角(對不起,沒有女主角)是Greenhill和Lee;不過比較起來還是Lee有出息,因他由頭到尾都是「你們都在胡扯!」的態度,而Greenhill竟然有退縮之意,大概是挨罵挨怕了,逢人便說SR雜誌上的文章有很多部分是被SR雜誌歪曲,他的原文不是這樣的,真教人掃興。

  不管美國佬,再談TAS地下雜誌。前面說過它是小本的,全部黑白印刷,但價格卻很昂貴。在這本雜誌裡,你是找不到Pioneer、Kenwood、Sansui這些日本機器的評論文章,因為TAS的編輯們對於日本音響常是不屑一顧,凡是使用日本器材的就好像祖宗無德一般。

  TAS的編輯也很奇怪,高興起來把你捧上天,送你5顆星;不高興時就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故香港有些發燒者厭惡這本雜誌,把它戲稱為「阿布嘮野聲」。至於老夫則是好幾年前在板橋一位PRO家裡看過這份小本的音響天書,感覺很奇怪,因為該雜誌所推薦的某款小喇叭根本就不好,聲音其悶、其混無比,但卻頗受推崇,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

  音技的讀者可能很難得看到這本雜誌,許多音響店都有長期訂閱,他們雖不完全贊同TAS,但卻也常奉之為音響聖經(Audio Bible,這是老夫所創的名詞),所以讀者們常可在廣告上看到「美國音響天書推薦......」字樣。

  地下雜誌真的不接受廣告嗎?非也,因為光靠賣書是不成的,當熱心有餘而Money不足的時候,有些事就很難辦,有些話就很難說。於是TAS接受廣告,不過版面不敢弄的太大,免得失去「公正」的立場。有沒有暗盤?恐怕少不了,所以如果你老兄有志於音響製造,而又希望TAS能大力瞎捧,那你不必刊登廣告,只要把TAS的編輯請到寶島新北投的熱海大飯店,再找「香君」、「黛玉」、「美鳳」這些姑娘好好的伺候他們,讓他們舒舒服服的,最好還能「明日君再來」,這樣你的產品就有希望了!

  不過這一套請不要用到宋某人的身上,如果有個廠商希望能在試聽文章中「拉一把」,則切記、切記,找香君、黛玉是沒有用的──找「娟娟」就行了。

  地下雜誌表示,再談「發燒線事件」,受測試的共有三條線,其中24號線的直流阻抗是1.8歐姆,電容是400pF;16號線是0.24歐姆、420pF;而Monster則是0.09歐姆、600pF(以上都是以30呎長測試)。大家可看出Monster的阻抗最低,顯示線愈粗越好;但它的容抗又最高,真使人納悶。

  其實在音響器材連接上所使用的線,都應該是低電阻、低電容、低電感,另外就是不容易氧化。要求低電阻的是1.MC唱頭部分的訊號線,2.喇叭線;至於前、後級之間的線即使高達10歐姆也沒有關係,但電容電感一定要低,其中道理很容易就可理解。

  喇叭線愈粗愈好嗎?恐怕是的,所以喇叭線有粗到一千蕊的,粗到插都插不進去(你可知道當插不進去時有多痛苦?)!PRO家裡的發燒線大概都不在500蕊以下,音技服務部供應的350蕊喇叭線在他們眼裡根本「不夠看」!

  數千元一條的Monster喇叭線真的與數十元一條的24號線無聽感上的區分?恐怕也未必,因為這還與喇叭線的繞法(編織法)有關,線的粗細長短決定電阻,而繞法則決定電容和電感,故用不同的喇叭線很可能會得到不同的音色。

  Monster喇叭線的音色好不好?天知道!句老夫猜想它的高頻響應一定「非常好」,因為它的MC唱頭就有「刻意提升高音」的特性(見音技99期)──你老兒認為這樣好嗎?把前級放大器的Treble加強一些不是照樣可以得到相同的效果?!只是PRO們都喜歡用無音控前級──他們寧可花錢買線。

  如果有讀者問:你宋某人是用什麼喇叭線?那宋某人就回答是音技以前供應的「太平洋25蕊吊燈線」。25蕊夠粗嗎?夠!不想換Monster嗎?不想!不想換350蕊喇叭線嗎?也不想!

  The Absolute Sound、Monster、發燒友,這些字眼都常常連在一起。你聽過音樂會嗎?保證你聽不到指揮翻樂譜的聲音,可是有些唱片卻刻意的錄上這些原來就沒有的訊號,而TAS+Monster+PRO的組合卻大加讚揚、天天瞎捧。如果你要問老夫對TAS+Monster+PRO組合的看法,請容老夫不禮貌,但非常痛快的罵一句:真他X的一群狗屎!

轉載音響技術第101期MAY. 1984 長波短話──地上雜誌與地下雜誌/宋長波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