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73-001  

無  題

  要解決一個問題,必須面對這個問題,鴕鳥式的迴避,甚或只是掩非飾是、粉飾太平,也只有擴大事態的嚴重性。

  當前工商業所遭遇的問題,不是資金的問題,不是稅的問題,而是「能不能賺錢?」的問題,只要能賺錢,資金自然會排山倒海地形成;反之若不能賺錢,即使無息貸款亦無濟於事。人,幹嘛要找這個麻煩嘛!老是在稅的問題上打轉,把每一個期望賺錢的人,都看成希望以減稅、逃稅的方法來賺錢的想法,是一種幼稚且可笑的想法。

  少開幾張發票,不是為了逃稅,這樣逃也逃不了多少。那──為什麼不開呢?因為大家都這樣!為什麼大家要這樣?顯然辦法不健全!

  但這仍不是當前重要的問題!

  重要的問題在哪裡呢?在專家們碰到一些關鍵性問題的時候,總是欲語還羞的「羞」字上。

  為什麼我們不敢把事情這樣說穿了呢:

  這些年來,我們「經濟上」的成就,像透了一個貧窮人家,突然富裕了起來,於是老爸天天告誡兒子,兒呀!現在我們是有錢人家,有錢人家的孩子不能還是去打工呀!看看西鄰那個大少爺,每天抱疊洋裝書,多神氣,那才是「已開發」的人家!兒子也天天跟老子說:「吧!人家現在騎個什麼三陽野狼一點也不稀奇了耶!什麼時候給我弄部全壘打吧?」

  朋友!看看報紙,你會沒有這樣的感覺嗎?每一個報紙的縮影本都會為這一代人「暴發」的過程留下完整的歷史證據。

     X       X       X       X       X

  內政部最近分析了近半年來,人力供需失調的情形已到達相當嚴重的情況,求才人數的驟減和求職人數的激增,顯示了失業人數的直線上升。

  令人難過的事情是,讓每一個國民都有事做,原本是政治(管理眾人的事)的第一要務,這半年來不但未見主管官員們關心過,而專家們更除了利率、免稅和機器人之外,其他一律不感到興趣。

  也許專家們說得不錯,不用機器人就會失去競爭能力,就會落伍。但如果我們原本是落伍的,買幾千個機器人回來,也不見得會先進到哪裡去。兩年前的CES會唱上,早就出現慧滿場跑的機器人了,一九八一年末我們居然還弄出個獨臂到來騙騙老弱婦孺。

  想到資訊展,也讓人憤怒得哀傷,不下二十種的中文系統,形形色色,熱鬧是熱鬧,但這像是在誘導、輔導、引導下的資訊工業嗎?三頭馬拉一輛車已經夠有意思了,五匹馬就可以把人分屍,現在居然有二十幾匹馬,都拉著「中文電腦」(好像沒聽說有日文電腦、法文電腦......只有COBOL、FORTRAN......電腦有自己不同的國度)往不同的方向跑,當然熱鬧非凡。

  說句實話,今天我們能唯妙唯肖地COPY CDC,COPY DATA GENERAL第一個要拜的大功臣,不是工業局、不是資訊工業策進委員會,而是TV GAME。日本人的TV GAME固然賺走了我們不少錢,我們也不是沒有撈上一票,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從此練就了連IBM、CDC的機器都可以照COPY不誤的本領了。有多少資訊人才埋在GAME裡,策進委員會可知道?

     X       X       X       X       X

  在所有的令人不悅、令人哀傷的新聞報導中,倒是有一件使人振奮、使人禁不住要高聲喝采的事。

  經濟部中央標準局在十月初公布了提高各項專利規費的標準,例如以前的審查費是新台幣六十元,調高後為九百元(據說原擬調為二千元),發明專利年費由每年三千三百元調整為四萬一千一百元。

  研究與發明對國家社會的進步,無疑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一位寒窗苦研的窮發明家的精神固然值得敬佩,畢竟愛迪生和伽利略的那種時代早已過去,現今高度科學化下的發明動力及其成就,主要來自適度的科際整合和團體財力智力的支持。如果我們發展航空工業,非從萊特兄弟那個時候做起的話,那就累人了。說得更明白一些:如果現在再給我們一個愛迪生,給我們一對萊特兄弟,對我們已毫無助益。

  一個人的客廳中,掛滿了數十件甚至上百件的專利證書,卻沒有一件是對社會有實質的意義,而資訊展中出現的幾十套中文系統裡卻沒有一套受專利保護的。這就是該改善的地方。

  技術人前兩個月帶著方滿八歲的小技術人到科學館去看發明展,隨著老弱婦孺們轉了一圈,小技術人突然對老技術人說:「吧!明年我也參加好不好?」

  好!當然好,而且我相信在他的百寶箱中至少可以找出十件夠水準的發明。

  願標準局不要妄自菲薄,不向黃牛低頭,不要讓小技術人明年真的也參展了。

轉載音響技術第73期 JAN. 1982 技術人說話/無題/唐 凌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