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N79pPi  

幫三哥解決了柴可夫斯基的問題後,以為天下太平了!誰知道才過2天,

三哥打電話來:「蘇桑啊!今天有沒有空呀?拜託你過來一下好嗎?」

我問:「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三哥:「我不會說啦!反正我覺得怪怪的...」

「嗯...好啦!我馬上過去看看...」我知道三哥是個急性子,就答應馬上過去。

放下電話就匆匆開車直往三哥家去。

到了三哥家直奔六樓音響室,上了六樓看到音響室門是敞開的,我直接就進入...

三哥看到我到來就說:「蘇桑!你聽這是哪裡有問題?」他播放著1812最後一段砲聲部份,聲音開得很大...

我聽到曲子結束說:「沒問題呀?都沒有跳針呀!」

三哥急著說:「不是跳針的問題啦!是聲音啦!」

「聲音?」我思索回憶一下剛才的音樂:「沒有呀?很正常啊!」

「噯呀!不是這樣啦!」三哥氣急敗壞的嚷著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您到底覺得哪裡不對呀?」

三哥說:「我在朋友家聽的砲聲不是這樣呀!」

我說:「是怎樣呀?」

三哥:「我在朋友家聽那砲聲像在面前爆炸一樣,很震撼的感覺啊!」

我說:「喔!這樣呀?那您朋友喇叭和您用的一樣嗎?」

三哥回答:「不是!他的是JBL的!」

我說:「那您的喇叭您覺得哪裡不對?」

三哥想了一下說:「我總覺得我的喇叭聽起來好像砲聲在窗外爆炸的...對!就是這樣!」

我恍然大悟:「是這樣呀!喇叭不一樣當然效果不同囉!」

三哥說:「我的可是AR最貴的呢!怎會比他的差?大家都說我的是最好的!」

我說:「不是您的差啦!是特性不同啦!」

「怎麼不同呀?」三哥不解的望著我

我解釋道:「AR喇叭中音域略縮,音場會退後些,感覺音場較廣闊,有點像在草原聽音樂的感覺聽來較柔和,JBL中音域比較突出所以音場較往前,聽音樂較熱鬧,人聲很明顯,屬陽剛型,也因此砲聲聽起來會像在面前爆炸!」

三哥說:「那我該怎麼辦?」

我說:「您可以去買JBL來聽呀!」

三哥皺著臉說:「有沒有比JBL更好的啊?」

我心想:「三哥的個性是永遠要比別人貴比別人好...」

三哥:「到底有沒有啊?」

我說:「是有啦!但是很貴呢!」

三哥急著問:「在哪?有多貴?」

我說:「這是一對美國製造喇叭,台灣僅有一對,聽說很貴。」

三哥馬上拉著我說:「走!走!走!現在就去買!」

我說:「噯呀!東西在台中啦!」

「那就到台中呀!」三哥著我往外走

我搖搖頭嘆口氣:「我真是被您打敗...」

二人乘電梯直下地下停車場...

到了停車場第一次看到三哥的車...

是台很漂亮的凱迪拉克2門敞篷跑車

我讚美的說:「三哥!您的車這麼漂亮!凱迪拉克耶!」

三哥得意的說:「我換過好幾台啦!這台剛換一個禮拜!上次那台賓士歐規座椅坐起來不太爽就把它換掉!這台坐起來還不錯!美國車蠻舒服的!」

我只能:「喔!喔!...」

一路上高速公路直奔台中,一路上我一句話也沒說,因為三哥一路以160km/h~180km/h高速行駛,我只能雙腳砥住車前板,雙手緊壓著車前資料箱,到了台中的某音響店,下車時我雙手手心全濕了!

三哥:「這裡嗎?」

我略回神的點點頭:「嗯!」

二人走進音響店,老闆熱情的招呼:「請進!請問需要什麼?」

我說明來意後,老闆指著店裡最大的喇叭說:「就是這對喇叭!」

/tmp/phpKDD4dr    

我一看:「哇!18吋2支,木質號角...喔~~~水喔!」

三哥開口就問:「老闆!這對要賣多少?」

老闆看了看三哥說:「定價是36萬啦!」

三哥不耐煩的說:「你開個價吧!要多少啦?」

老闆說:「喔!董仔!看您這麼阿沙里,就30吧!」

三哥說:「一句話!就30萬!我要新的!」

老闆笑著說:「董仔!台灣就只有這對而已!剛到20幾天...」

三哥說:「好啦!現在幫我送到我家去!」

老闆問:「董仔!您家在...?」

三哥:「高雄!」

老闆訝異的說:「高雄呀?」

三哥望著老闆說:「有什麼問題嗎?」

老闆陪著笑臉:「啊!沒問題!沒問題!那...董仔!能不能先收個訂金...」

三哥拿出支票簿說:「別說訂金啦!我開現日支票給你啦!30萬整全給你啦!可以嗎?」

老闆一聽樂不可支的:「哈!可以!當然可以啦!董仔真正阿沙里!」

三哥開好支票遞給老闆,老闆看了一下馬上收下,連聲道謝!

三哥:「錢給你了!現在可以送過去了嗎?」

老闆一聽問道:「現在嗎?」

三哥不耐的說:「不然呢?」

「喔!當然!當然!我馬上送!」老闆應著三哥,同時喝聲叫著:「阿明啊!出來幫忙...」

內室走出一位年輕人,看來應該是學徒吧!

我向三哥說:「我們先回去等他們吧!」

我又回頭向老闆說:「老闆!我們回去等您了!這是三哥的電話,到高雄先打電話我再出來帶您們!」我寫下三哥電話號碼給老闆,我就和三哥走出音響店上車返回高雄,一路也是繃緊著神經到高雄...

回到高雄後在三哥的音響室泡了壺茶,放了一張情調音樂,然後舒舒服服的半躺在沙發休息...,過了約莫一個半鐘頭,電話響起:「叮叮...」三哥接起電話:「喂!哪位?...喔!好!我叫蘇桑去帶你來!」

三哥放下電話:「蘇桑!他們在火車站前,麻煩你去帶他們...」

我起身說:「OK!」立刻下樓開車往火車站去。

到了火車站找到他們,就帶他們到三哥的飯店樓下,

下車後老闆問我:「怎麼帶我來飯店呀?」

我笑著說:「三哥是這家飯店的小開啊!」

老闆恍然大悟:「喔!」

「那喇叭要放在哪裡呀?」老闆又問

我指著上面說:「六樓!」

老闆:「電梯在哪裡?」

我帶著老闆到大廳電梯處,老闆看了看電梯,又量了一下喇叭的寬度說:「沒辦法搬進去喔!要另外想辦法!」

我說:「我看也是!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叫三哥下來,看他要怎麼辦?」於是我乘電梯上六樓。

上六樓後將樓下的情形告知三哥,三哥馬上跟我下樓...

在樓下老闆告訴三哥無法將喇叭運上樓的原因,三哥也拿起捲尺這邊量量那邊量量,搖搖頭說:「真的放不進去ㄋㄟ...」

老闆說:「沒辦法啦!電梯門太小...」

三哥說:「沒關係!從外面用吊車吊上去!叫吊車!」

三哥說完馬上叫他們飯店經理找一台大吊車來。

不久飯店門口就開來一台大型吊車了,老闆趕忙用棉被包住喇叭並用吊帶綁牢,再由吊車將第一隻喇叭吊上六樓音響室門口,老闆和助手接著就上六樓,並找了2位飯店員工幫忙要將喇叭搬入音響室,

老闆先將喇叭面板拆下,因為連面板體積大過房門,所以拆下面板,接著4人抬起喇叭欲進入房間,前方2人已進房內,老板突然大喊:「停!停!停!」大家都停下來互望著...

三哥問:「怎麼了!」

老闆:「號角過不去呀!」

三哥:「號角?」三哥側過身看了門框處,只見喇叭木質號角超出門框約半吋左右,無法再往前進入門內,

三哥看完後說:「可以過去啦!來!你出來,讓我來!」三哥邊說邊換下老闆的助手位置,

換過後三哥說:「來!聽我口令!退出來一點...我喊衝大家就衝,應該可以擠過去!」

老闆一聽大驚說:「喂!董仔!不要開玩笑!擠過去號角就缺角了呀!」

三哥說:「只是一點點沒有關係啦!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來啦!」

三哥說罷就開始大聲喝道:「準備...1...2...3!」大家齊力衝...

只聽到一聲:「嘎!」喇叭號角卡住門框...

三哥大聲說:「來!再退出來...再來一次...」

就這樣又衝了三次,還是衝不過去,大家也累了,三哥叫大家先休息...

老闆過去看了一下喇叭受損情形,便向三哥說:「董仔!我看您是音響室要換間房間,或是請人把門框拆了...」

三哥在衝過幾次後也氣喘吁吁,聽過老闆建議後火氣也上來了,怒斥道:「我不要聽了!載回去哄幹(台語髒話)啦!」

老闆聽完一臉鐵青說:「董仔!你把號角撞得像鱷魚嘴才叫我載回去,有沒有說錯呀?我載回去要賣給誰呀?你還是留下來自己想辦法吧!」

三哥越想越氣說:「XXX!我叫你載回去就載回去啦!囉唆什麼?我不要聽了!」

老闆的臉色是一陣紅一陣白:「你這...」老闆也不知該如何和三哥說了,急得都結巴說不出話來...

我們幾個人在一旁也被這情形嚇呆了!

過了幾分鐘,大家都不敢出聲,氣氛很僵,我走到三哥身旁說:「三哥!您這樣就為難老闆了啦!我看...」

三哥火氣還是沒消大聲對著我和老闆說:「有什麼為難?叫他載回去!我給他30萬支票,你兌現後還我20萬,10萬算我賠你的!」

老闆一聽猶疑了一下說:「這...哪有這樣?...這樣我...等一下我想想看...」

這老闆轉過頭心裡盤算了一下:「嗯...30萬...請人補土...修理...上漆要花...退20萬...10萬...」

老闆盤算後回過身向三哥說:「好吧!算我吃虧些!我載回去!明天領到錢馬上匯20萬還你!」

三哥不耐煩的說:「好啦!好啦!載走!載走!」

老闆趕快將喇叭用棉被再包好用吊車吊下樓後匆匆開車回台中去了!

三哥付過吊車的工錢和我又回到六樓音響室,二人在沙發上坐了十幾分鐘一句話也沒說,我也不敢出聲...

終於;三哥出聲:「蘇桑!你看喇叭問題該怎麼解決?」

我望著三哥畏畏的說:「讓您白花了錢...我...」

三哥說:「那不關你的事!是我不爽啦!10萬小錢,是我要給的啦!」

我說:「我還是過意不去啦!都是我出的主意...」

「都跟你說沒你的事了,還說這些幹嘛?到底要怎麼解決喇叭問題啦!」三哥很不耐煩的說

我想了想說:「這樣吧!JBL就將就用吧!我們去功學社看看吧!」

到了功學社,經店方介紹後三哥決定購買JBL4350,

店方也很迅速的為三哥裝妥,經試聽後三哥也非常滿意!

我也放心的回家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過了大約一個星期,三哥的電話又來了!

「蘇桑呀!為什麼我的音響會破聲啊?」電話那頭響起三哥聲音

我問:「怎會呢?破聲呀?您有開很大聲嗎?」

三哥說:「沒有啊!我現在開很小聲也是破聲呀!」

我又問:「您有沒有動後面的線呀?」

三哥:「沒有啦!我都只開大小聲而已,其他我都沒有動啦!」

我問:「有沒有別人去動過?」

三哥說:「不可能啦!沒有人敢動我的東西啦!你過來看看好嗎?我有朋友在這裡...」

我說:「好啦!我過去看看!」掛上電話就直奔三哥家。

到三哥音響室,裡面有3位三哥的朋友,我一一打過招呼後,請三哥放張唱片,我一聽...

我說:「低音喇叭掛了!碰圈了!」

三哥不解的問我:「是怎樣啊?不懂耶?」

我說:「您是不是都放1812那張呀?而且音量開很大呀?喔!低音也開那麼大呀?」我邊說邊檢查器材,

三哥說:「對呀!我這幾天都帶朋友來聽1812,這對喇叭太棒了!我加大低音聽起來更爽了!」三哥更得意了!

我邊聽邊搖頭喃喃的說:「我就知道...」

三哥說:「你有沒有辦法弄好呀?」

我說:「這喇叭要送修啦!壞了啦!」

三哥說:「送修?壞了?JBL怎麼那麼爛呀?聽沒幾天就壞了?」

我說:「不是JBL爛啦!是您使用過份,哪有人這麼用?」

三哥說:「送修要多久?」

我回答:「大概要一個星期!」

三哥大叫:「要一個星期啊?我"幹"!我要用什麼聽呀?」

我說:「這也沒辦法呀!」

三哥急著說:「有沒有快一點的方法?」

我開玩笑的說:「有啊!再買一對新的嘛!」

沒想到三哥當真:「對呀!怎麼沒想到呀!我打電話叫他們再送一對來!」說罷立刻拿起電話打給功學社,叫他們馬上送一對JBL4350過來,打完電話三哥說:「我們稍等一下他們馬上來!」

果不期然,不到20分鐘喇叭就送過來了!

功學社的技術人員七手八腳的把喇叭換過來,試過沒問題後,三哥就問:「這對要算多少?」

功學社人員說:「我問公司看看...董仔!電話能借我打一下嗎?」三哥點點頭,

打電話問過後對三哥說:「公司說還是和上次一樣價格!」

三哥說:「那這對壞的退給你們要怎麼算呀?」

功學社人員不知該怎麼處理就說:「董仔!我看您直接跟我們經理談好了!」

三哥說:「好啦!晚上我到你們公司跟你們經理談好了!」於是功學社的人員就回去了!

我也藉機跟三哥告辭就回家去了!

從此我再也沒接過三哥電話了,但是在與一些愛樂友談論中得知三哥一直都是使用JBL4350,不過大約一個月就換一對,聽說是每換一對新的,操壞的4350就以10萬元由功學社收回...(聽說的喔!)不知是真是假?您想有沒有可能呀?

    全站熱搜

    蘇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